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不能停止幽默,不能停止思考和写作,不能停止拍照和旅行。 不能停止嬉笑怒骂。 不能停止实现可笑的梦想,不能停止做你们看来无聊的事情。 不能停止一边现实地生活一边理想主义 不能停止背诵毛主席语录。 我说老板,一斤理想要多少钱, 我的生活和创作,又能值多少钱?

网易考拉推荐

暖暖的光影  

2007-12-12 23:35:32|  分类: 某猫的光影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德语老师Herr许说:"Nein,现在还不是最冷的时候.你什么时候觉得脚冷了,那就是真的冷了."

听了这句话,全班的人都开始跺脚。

同学们,这里是武汉好不好,温暖潮湿,上个月北京都零下了,现在武汉还没跌破10度呢。于是有人说了,这鸟地方,冷起来躲都没地方躲。立刻有人答腔说,恩,就是,热起来也热的没地方躲。我说,是了,这就是武汉,一个被舒适遗忘的城市。

  三五岁的时候,我家附近还有两家电影院.一家叫"建展馆",还有另外一家的名字突然想不起来了。那个时候我家的电视机能收到6个频道:中央1台,中央2台(就是左下角写几个仿宋字:中央电视台-1),湖北电视台,一个频道录象机专用,一个频道接单位里的闭路电视(总放些外国片),还有一个频道实在什么都调不出来了,只好空着。基于此,看电影就成为了隔三差五的必须节目。那年的电影票多少钱?好象是一块,后来涨到一块五了。武汉的夏天在我的记忆里是铁红色的,还弥漫着湖水的腥气。我爸把我放到大凤凰后坐的小椅子上,然后说,儿子,爸爸今天来个新花样。于是他把车子推起来,一条腿从我头上跨了过去,然后稳稳坐在坐板上。这个花哨的动作吓的我乱叫。我爸哈哈大笑。车铃叮呤呤一响,向马路那头的电影院奔去。夏天的晚风,始终弥漫着湖水的腥气,除此之外什么味道都没有。这种纯粹的感觉,现在已经找不到了。

我爱看电影,也喜欢爱看电影的人。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情结,想到电影这个字眼的时候,我就能听到放映机在卡卡卡地转着,在旧得有些发黄的荧幕上投下激烈的战斗,或者热情的拥吻。我知道,有这种情结的人,大多是善良的。甚至其中最可爱的那一部分人,至今还天真着。他们并不是拒绝了虚假和伪善,而是根本没有办法拒绝善良。

所以我知道,崔永元一定是一个善良的人。他爱看电影,收藏旧放映机,甚至为电影写书,做记录片。《电影传奇》,如果没有这个节目,也许有很多原本熟悉的台词和场景,就那样被我给忘掉,一辈子都不会想起来了。在卡卡闪过的胶片间,有多少人的似水流年一去不复返——那些曾经年轻的面容,像旧胶片一样渐渐褪掉了颜色,变得平淡,使我在某个孤独的夜晚静静坐着,充满惆怅。就像我曾经想记住所有的快乐和悲伤,所有从我身边匆匆走过的行人,但是不行。遗忘是无声无息的,当你意识到遗忘时,你也因此变得沉默。对于我这样一个怀旧的人来说,那正是所有伤感的源头。

 

回忆是温暖的。所以电影也是。再所以,在这连脚都冷起来的日子里,我突然格外怀念起一个桥段来。

没错,就是那个。

成为导演的托托在废弃的电影院里找到了老头子留给他的那份拷贝,那份把所有电影里因为被审查而被剪掉的接吻的片段连起来的拷贝。于是那些不分年代,不分国家的人在荧幕上热烈地亲吻着,相爱着,照亮了托托流泪的笑脸。

逝去的青春,逝去的爱情,都是值得惋惜的。但是当它们如此鲜活地呈现在你面前时,仿佛一切都不曾老去。

我不记得我是哪一年看的〈天堂电影院〉了。但是很神奇的,在多年之后,那种使人温暖的力量,居然一点都没有消退。也有可能事情本身并没有那么复杂,我只是一个爱看电影的人,于是我喜欢抒情,也许,仅此而已。

然而是的,仿佛一切都不曾老去,让你没有惋惜,没有悲伤,这多神奇。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