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不能停止幽默,不能停止思考和写作,不能停止拍照和旅行。 不能停止嬉笑怒骂。 不能停止实现可笑的梦想,不能停止做你们看来无聊的事情。 不能停止一边现实地生活一边理想主义 不能停止背诵毛主席语录。 我说老板,一斤理想要多少钱, 我的生活和创作,又能值多少钱?

网易考拉推荐

[周总春秋]打这条路上过。(中南路大史记)  

2007-12-07 15:32:46|  分类: [信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次我做自我介绍的时候,总会有人诧异地问:侬也是武汉人挖?郎个完全没有口音泥?

  这我该怎么解释呢?语言天分比较高?恩?

  我妈也是这样。我外公是安徽人,外婆是福建人。但是我妈出生在武汉,只是大学4年去了趟上海而已。可是——她完全不会说武汉话。准确说,是啥方言都不会说。于是我总笑她,你走到哪都是个外地人。我则正相反,哪的话都能来上两句。这也是我很有优越感的地方。

  恩,特此强调,我是武汉人,土生土长,从没搬过家。

这条路叫做中南路。我家就在图正中偏上的地方。其实我没满一岁的时候搬过一次家的:从路的左边,搬到路的右边……

现在每天晚上我都到楼下搭587去武大上德语课。587通常是很难等的。但是很奇怪,我每天晚上都很顺利,几乎不用等的搭上了。更奇怪的是,塞满满的一车子人,到了我面前都会下得只剩了几个,于是——就有大把的座位让我去“挑”。这叫什么事呢?“天道酬勤”吧。恩,吾得错,每天晚上风雨无阻的上德语班,这是我目前仅剩的勤劳了。

左边的就是我家的楼。

中南路史记乞丐篇:

1988 :木有乞丐

1990:出现了少年杂耍班,玩些血淋淋的杂耍,手腕穿刀子之类。

1995:开始流行老婆婆趴在地上向路人磕头。

1996:中南路上首次出现了身边放着拐杖,冒充残疾人乞讨的乞丐。之所以说是冒充,是因为他们每天下班的时候都是拎着拐杖走的。同年,中南路天桥建成。自此进入中南路乞讨界的全盛期。

1998:乞讨形式趋于多样化。出现了少年乞丐,冒充失学儿童的乞丐,用地砖写书法的乞丐,以及全家式乞讨团体(多用麻醉剂使小孩昏睡)。此时乞讨界已经有了鲜明的组织性,为乞丐职业化道路奠定了基础。

2001:首次出现“粉笔乞丐”,即蹲在路边,低头,面前用粉笔在地砖上写几个字,比如几天没吃饭了,希望好心人帮助之类博取同情的话。今后的几年中,乞讨方式逐渐向创意和攻心方面发展。同年,乞讨界由于发展受到思路的限制,导致乞讨方式相对于人数过于单一。比如说,一条街出现5个“粉笔乞丐”,平均200M一个,远远望去很是壮观。

2003:首次出现一种很高明的家庭式气概团体,既妻子抱着孩子,由丈夫向路人“借些钱给孩子买吃的,都几天没东西吃了”。由于效仿的人数太多,导致骗术的痕迹太明显。此种乞讨方式暂名“03式”。

2007年底,也就是昨天,首见“03XP式”乞讨团体。即一男一女打扮成学生的样子,向路人讨“车钱回学校”。为什么说他们一定是乞丐呢?很简单,他们一开口就露馅了。大学生和乞丐的差别可不只在外表上。

 

中南院办公楼的新外立面,挺漂亮的,不过,中南路上最丑的几栋高楼可都是出自该院的设计人员之手。

我爹在中南院干了好些年,我家现在住的房子还是中南院的职工宿舍。就因为我是中南院的子弟,所以我在大学学的居然是建筑……

 

中南路史记之传单篇

1988:没人发传单。户外广告都很少。

1990:还是没人发……

1996:有少量妇女在新落成的中南路天桥下发放办证的名片。我说么,一个中南路天桥带动了多少产业的发展啊。

1997:回归之际,出现了一些外来人员在中南路上发放广告传单。起初是一些医药,或者商场打折的广告。此时传单业还很不成熟,缺少专业化的人员。

1999:麦当劳开始每天不间断地派人上街发优惠卷,为中南路的传单业的迅猛发展奠定了基础。同年,发放传单逐渐由外来人员的工作逐渐转变成大学生打工的首选项目。这为此后中南路传单业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生力军保障。至今在马路上发传单的都是些大学生。

2001:出现问卷调查式传单。首先,拉人做问卷,然后捆绑销售些伪劣产品。这一形式极大的破坏了传单业的行规。

2002至今:中南路传单业开始了缓慢的起飞。首先,大学生们都不那么腼腆了。勇敢地发,同时说“你好”,人家接传单后要说“谢谢”,这已经成为了传单业的行业准则。其次,广告趋于单一化,开始以房地产为主要宣传方。这为中南路传单业带来了良好的秩序。然而,迄今为止,当年那些在天桥下发办证名片的妇女,仍然在艰苦地固守自己最后的领地,死不退让,甚至人数还有少量上升。

2007:首次出现卖假发票的。多为发办证名片转业过来的外来妇女,拥有极好的专业素质。平时站在路边装做看风景,待人从她们身边走过的时候,对路人的耳朵大喊:“发票!发票!”常有人因此受惊,有时还险些造成交通事故。

 

中南路史记之小摊小贩篇

1988:受改革开放的经济浪潮影响,全中国从北到南形成了一股疯狂的练摊狂潮。那个时候什么都能拿出来练。我记得的,有卖墓中之物的,花瓶香炉,甚至骷髅;卖棉花糖的;卖搅糖的(那完全就是我们这代人的集体记忆嘛);卖气球的流动小贩;卖羊肉串的新疆人;卖假虎皮的宁夏人;卖像章的(这个记忆比较模糊。也许没有?);卖小人书和过期旧杂志的;卖橡皮筋和小发卡的……什么叫生态平衡,先得保证生物多样化嘛。

1992:我上小学(中南路上的二师附小)。校门口摆摊的老夫妻两个,卖小零食,小玩具。而且他们总时不时的弄些新鲜的东西过来卖。比如今天来个用蜡烛做小动物的模具,明天来个吹泡泡的烟斗,后天来个激光全息的贴纸,等等等等。那时侯,每天放学去校门口看他们的小摊子上更新了什么,是我每天的一大乐趣。小学5年间,玩奇多圈,玩特种部队的人偶,玩四驱车,玩各种各样的模型,都是从小摊上来的。如果没有小摊贩,我们的童年该多乏味啊……

不幸被我说中了。同年市政府开始严管小摊小贩。此后的几年,练摊业逐渐萧条,甚至有些年在中南路上完全绝迹了。有秩序,没意思。

2007:听说政府开始放宽对小经营者的限制政策。这两天我家楼下每天都有好些个藏族妇女在摆摊卖些藏饰和大砍刀。他们的摊子是用正黄的布垫着的,很漂亮,很醒目,远远都能看到。

卖羊肉串的新疆人,卖欢喜坨的小炸锅,都慢慢从小巷子里搬到了大路上。卖橡皮筋和隐型带的妇女们也形成了一支庞大的队伍(二十多年里,他们一直是生命力最顽强的小贩。即使在最艰难的岁月里,他们依旧顶风作案)。

……

中南路,祝福你!……

偶,对了,补充下,我妈也是在中南路上长大的。我外婆家就在开头那张照片的最下方。

 

(谨以此文,纪念我在中南路上住了21年。下个星期,我就要搬家了。再下个月,我即将远赴重洋,前往那该死的没有夏天的香肠国。别了……)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