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不能停止幽默,不能停止思考和写作,不能停止拍照和旅行。 不能停止嬉笑怒骂。 不能停止实现可笑的梦想,不能停止做你们看来无聊的事情。 不能停止一边现实地生活一边理想主义 不能停止背诵毛主席语录。 我说老板,一斤理想要多少钱, 我的生活和创作,又能值多少钱?

网易考拉推荐

6月8日记的照片札记。  

2007-06-08 22:2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船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总喜欢拍各种各样的天花板。而这一张天花板是我最喜欢的。因为是船的天花板。

 

这是回涪陵的驳船。住在长江边上的人,小时侯或多或少都向往过一种船民的生活。那种浪漫的,自由的,流浪的生活,每天晚上枕着水声入睡,或者在甲板上看着月亮和兄弟喝最劣质的啤酒;每天早上醒来,都是一个不同的山水,也许是三峡,也许是大海。那是一种放荡而且潇洒的生活,是对于在楼群间蝇营狗苟生活的本能反抗。

可惜船民的生活实际上很辛苦,也没有丝毫浪漫可言。而我们最终也变成了一些可笑的城市坯子。

二,决明子

我小时侯,眼睛出了名的好看。大,水灵,好象能看穿所有的东西(总有长辈这样告诉我)。后来近视了,以及得了干眼症,种种,眼睛变得没什么光了,眼白有翳斑,还布满血丝。再后来有一个人,眼睛很亮很好看的人,告诉我说决明子和枸杞能医我的问题。可是直到那个人消失了之后,我才把这句话当回事起来。决明子泡水,不香,有点涩,没什么考究,也完全经不住细品。但是有一股秋草般的奇特味道,让人喝了以后不禁伤感起来,便能想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三,郑总的碟

上次跑去郑总的学校玩,从她寝室黑来了以上几张碟。经鉴定,郑总偏好迷幻风格的音乐,而且郑总买回来的碟,通常封面漂亮的一塌糊涂。我常对郑总说,你不去学艺术真的可惜了。她的回答总是一样:

“现在再转系,学出来就老了。”

问题是她只大我一岁。想到这个问题,我也不禁脊背寒。

四,死亡。

之所以用一只蚊子来表示死亡,纯粹是出于对大家接受能力的考量。其实我第二天拍到了一只死在路上的虎纹猫。眼睛半睁着,爬满了苍蝇,嘴角流出一道血丝,和皮毛粘连在一起,远看好象一团僵硬的破布。那种感觉实在是残酷。尤其是之后的几天,我又拍到了一只被车碾死的半大小狗——当时我拍它的时候,它的生命还没有完全流逝,只是倒在血泊里,肠子溢到体外,却在用最后一点力气对我摇着尾巴。可是我帮不了它。按主教的话说,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就是这么残酷。

照片中是一只山蚊,不吸血的那种,可是死相和吸血的蚊子一样难看。我是不喜欢杀生的。这只蚊子不是我拍死的。

五,强对流天气。

这几张照片的跨度是10分钟。那天据说是强对流天气。我觉得武汉就缺少强对流天气。凉快,云也难得的漂亮,而且疯狂。拍完最后那张照片之后的10分钟就下起了暴雨,狂风吹得伞都打不住。我站在站台上,感觉裤脚慢慢被浸湿,寂寞而且自由。在这狂野的天气里,我想狂吼;跳跃;解放。

六,水闸

每天早上我都能透过这个金属部件看到我叼着烟的变形的脸。这是我生活最不为人知的细节之一。而且除了我,明白这种幽默的人也不多。

七,路

车是587,地点是东湖新村车站。

八,隆重推出我家老幺

Robin Keim,通称肉饼,今年两岁,我家第三代老十。这个是总堂主。我是副堂主。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