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不能停止幽默,不能停止思考和写作,不能停止拍照和旅行。 不能停止嬉笑怒骂。 不能停止实现可笑的梦想,不能停止做你们看来无聊的事情。 不能停止一边现实地生活一边理想主义 不能停止背诵毛主席语录。 我说老板,一斤理想要多少钱, 我的生活和创作,又能值多少钱?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我的DOS时代  

2008-11-02 23:32:38|  分类: [信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在煎蛋上闲逛的时候,看见了一篇文章,貌似是关于一个收集DOS时代游戏的网站的。当时我本来已经点开了下一篇文章,但突然我那敏锐无比的直觉有了反应——就是那种“唔,那里面有我要的东西”的那种感觉。OK,na,我在页面完全刷新之前飞快地点了回去。

  我知道我在接近什么——那是个我找了十多年但是毫无头绪的东西。

  Dos时代的游戏总是那个样子,简单而粗糙到极点的画面,或是一些用2D模仿3D的华丽场景。不过那些简单的线条发展出的种种游戏理念和规则,在如今却已经到达了一个无法想象的高度。再之外的,就是成为了70-80年代出生的疯子们共同的回忆。我玩DOS游戏的时候,小霸王刚刚以Nintendo红白机为基础研制出了国产八位机和“学习机”,每周一中央1台会放两集《机器猫》,金山公司和求伯君是《电脑报》上出现频率最高的词——除此之外还有江民的逻辑炸弹事件,以及《仙剑奇侠传》或者《红色警戒95》的攻略。那真是一个值得现在萧条的IT界怀念的创业年代,热火而激情。那年我玩电脑,同时津津有味地看《电脑报》的半年度合订本——95年到96年,厚厚的四大本,我几个下午就全部啃光。而我的同学们,还沉醉于八位机上的超级马力和魂斗罗无法自拔。照这样发展下去,我现在至少也该成为一个Geeker,或者IT狂人,一边吃薯片一边检查那些繁琐的命令字符串。可是很奇怪,我现在只是个虚伪的文艺青年而已。哈哈,这就是命运口牙!

  然后我在那个收集DOS游戏的网站里看到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比如《C&C:泰伯伦黎明》,比如《Need for speed1》,比如《Tomb Raider》,那些在今天牛得一个字值好几百万美元的名字,在十几年前看来也不过是这个鸟样。你都无法预计再过十几年它们会变成什么样,你会变成什么样。未来有时候是无法想像的。

  然后我一条一条扫过A-Z所有的条目,半个小时之后,失望了。意想不到的东西很多,可是我要找的那个却没有。

  于是我又搜索到了另一个DOS游戏收集网站,继续A-Z中……

  到I条目下的时候,突然闪出了一个画面。老子顿时泪流满面。

好了,找到了。十几年的夙愿完成了。十几年啊!那个画面我想了十几年!

——玩八位机游戏长大的同学们,如果没有八位机模拟器,你们还觉得随手能玩到超级马利是理所应当的么?

果然酒是陈的香啊!

 

 

首先要准备一个DOS模拟器。怎么导入虚拟盘,让我头疼了半天。那几条很多年没用过的DOS命令渐渐地浮现出来,顺便还带出了一大堆关于那个时代的往事。

搞定了。这个画面是打开游戏执行程序的前一秒。

泪流满面啊,尤其是右下角那个小怪物走出来的时候。那就是一个十几年没见面的老熟人,突然活生生地站在你面前的感觉,激动,还有点近乡情怯。

当年我不认识英语。原来这个小游戏还是Sierra出的。

 

不可思议的机器。我当年根本不认识英文,只记得一大堆道具在屏幕上一个接一个地动着,实在是太可爱了。

当然,也因为根本不认识英文,所以我根本不记得这部游戏叫什么。我小时候管它叫“布置机关”,比如我求我爸,今晚作业做完了,让我玩一会布置机关可好?因为根本不知道名字,所以我才找它找了十几年。要说找,其实也没找,因为根本没有头绪——所以倒不如说我是在等。人生的事情总是那样,很多东西不见了,你不找它,它总有一天会自己跳出来。用佛法说,就是“机缘”,用村上同学的话说,就是“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

嗯,一切都是机缘。

 

很可爱的游戏界面,用当下的话说,甚至还有点蒸汽朋克的味道。进入晶片时代之后,人类的机器就变得越来越不可爱了。

 

游戏的方法,就是用提供的一大堆道具,连成一套机关,然后使它正常运转,完成目标。这是第一关,非常简单,目标是让篮球从轨道的缝隙中滑下去。

目标完成!

 

这是第5关,依然非常简单,目标是让棒球掉进水管槽。再往后还会出现很多稀奇古怪的道具,比如电扇,风车,能点燃大炮的手电筒和放大镜,发电机,我记得好像还有猫——不过完全不知道该怎么用。

这部游戏中的物理引擎——2D物理引擎——在当时也算是相当出色的了。不过很多时候还是会有一些违背能量守恒定律的事件发生。我倒是宁愿相信是作者的物理不及格。

我现在可以肯定地说,这部游戏给小孩子玩是不错的,它教了我很多物理学的基础知识,比如齿轮是一正一反地转动,而用皮带连接的两个飞轮是同向转动的。这些在现在看来理所应当的事情,在我小时候看来却是一种名为“科学”的奥妙。至今我还是喜欢分析每一件事的本质,应该就是那时留下的习惯。当然,我也算个高智商生物,想必也有这个游戏的功劳。

这部游戏叫The Imcredible Machine。

 

还有一些别的东西:

 

比如Skyroads。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已经进入Win3.2的时代了。当时我奶奶家附近的游戏机房新添置了两台电脑,其中一台上就有这个游戏。别的小孩都在我旁边玩三国志之类的街机——而当时游戏机房最牛比的游戏是《石中剑》,因为可以4个人一起打。他们都不明白电脑这个东西有什么好玩的,而为抢《石中剑》的机位而打起来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于是我就坐在一边安安静静地玩着Skyroads,偶尔有两个小孩站在我后面看我玩,然后摇摇头,很无语地散去了。

但是在我的记忆里,游戏的画面应该比这个看起来好很多。也许是下一版?不得而知。

这个游戏留给我的习惯是——我想人人都有走在路上踩地砖的习惯吧?我踩地砖踩得很准,而且觉得踩到绿色的地砖很舒服,而踩到红色的会死。于是踩地砖对我来说成了一个更有趣的小动作——说是小动作,是因为我根本无法解释我为什么会去踩地砖。或者,这也是那个游戏的后遗症?

 

《兰博基尼:美国冠军赛》。我小时候管这个游戏叫“小赛车”,因为当时我家的电脑里还有另一个F1的赛车游戏,而F1看起来比较大。

然而让我很怀疑的一点是,我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大约是94年,而兰博基尼SV那么早就设计出来了么?

某次我玩完这个游戏之后,我爹在DOS上敲了两个命令符,然后说,你看看,你,哎呀,把我的内存都玩光了。以后不许你再玩游戏了。

废话,我当然不知道内存是什么,我怎么知道内存断电就清空呢?没文化就要受欺负,这是定理。

BTW,那年我家电脑配置不详,CPU好像是486,硬盘大约256M——好几年之后,我爹花了一千多块买了一块1G的硬盘回来,我顿时觉得我家的电脑都能飞了。内存不记得了,也许是8M,也许是16M。当然最明显的就是那个15寸的球屏显示器。后来有了光驱之后,为了看VCD,我爹才换了个17寸的大屏幕。那年看的什么电影?好像有《未来水世界》之类的。

直到我上大学的时候,用的依然是一个15寸的球屏显示器。那个显示器显得很沧桑,所有的调节键都失效了,而且有不规则的闪烁,用久了以后眼睛会很难受。更恐怖的是,它还时不时在半夜莫名其妙地亮起来。但,每当我玩《极品飞车9》的时候,总有好多人围在我背后看我玩——我技术的确不错,不过用他们的话说,“15寸球屏玩极9看起来好快好刺激。”旧的东西有时也是有价值的,尤其是对我这么一个喜欢复古的家伙而言。

大学的时候,我是第一个有电脑的人。晚上,几个寝室的人都搬着凳子拿着零食,围着我的电脑看片,《桃色》之类的,哈哈哈。15寸球屏被十几个人围观的效果,和偷窥差不多。后来大家都有了电脑,这样快乐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了。他们的电脑都比我的贵,而且配置高很多,显示器不是17寸液晶就是17寸纯平,只有我还抱着个15寸球屏傻乐。

 

刺杀希特勒,其实名字应该是“Wolfenstein”,狼堡。这也算是FPS游戏的一代鼻祖了。我当年也是在游戏机房的电脑上玩到这个游戏的。也是只有当我玩这个游戏的时候,看得人才会比较多。也难怪,FPS注定就是一种比较华丽的游戏。

最后要说的是,我不是游戏迷,虽然我总表现得像一个游戏迷一样,什么都打穿过,什么攻略都知道,可是实际上我玩游戏的方式是,只有当我碰到一个不那么白痴而且让我很喜欢的游戏时,我会把它调成最高难度,然后花上一两天不吃不喝地打穿它,然后删掉。说白了,我不是游戏迷,打游戏只是一种最无聊的消遣。我只是打起来比较投入而已。这也是所有高智商精神病人的共同点。

  评论这张
 
阅读(86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