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不能停止幽默,不能停止思考和写作,不能停止拍照和旅行。 不能停止嬉笑怒骂。 不能停止实现可笑的梦想,不能停止做你们看来无聊的事情。 不能停止一边现实地生活一边理想主义 不能停止背诵毛主席语录。 我说老板,一斤理想要多少钱, 我的生活和创作,又能值多少钱?

网易考拉推荐

每个人都有一把不会弹的吉他  

2008-11-28 10:09:03|  分类: [信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人都有一把不会弹的吉他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那是上一个冬天的事了。那会我刚来德国,有一天非常冷,我在大雪里走过老街上的乐器店。天阴得好像这雪一辈子都下不完一样,而那个乐器店橱窗里的灯光就在这灰色和白色的大雪中显得尤其的温暖——黄铜色的小号和中音号,从高到矮列队的手鼓,还有像我们小时候上音乐课时老师弹的那种四脚钢琴。这些干净的乐器在暖光灯的映照下静静地坐着,就像一群孩子一样单纯可爱。其中有一把褐色木纹的吉他,身上贴了一个大大的“特价”。39欧,我摸了摸屁股后面的钱包。对于一把吉他来说这不是个很贵的价格。更何况那把吉他很漂亮,从音孔能看到它是实木做成的,而不是廉价的三合板。我的确需要一把吉他,我想,学吉他也许能让日子好过一点。于是我就走进乐器店,拿起那把吉他,装模作样地弹了两下,然后对老板说:“这把吉他我要了。”

  

  说起来,我第一次想弹吉他还是在我念高一的时候。那年我看见一个同学一个人在舞台上自弹自唱一首民歌,聚光灯透过他的长头发打在他的脸上——那时我被台下姑娘们疯狂的尖叫声狠狠地震撼了一下。接着我心想,这真是个好办法,姑娘们一定都会喜欢一个会弹吉他的男孩。于是我对我妈说:我想要把吉他。我妈说,你别神经,好好念书吧。我爸倒是没说什么,而是直接从我奶奶的阁楼里翻出一把灰尘堆得像棉絮一样的旧吉他,递给我说,这是你小姑念大学的时候买的,红棉牌,当年是极好的牌子。我犹豫了一下,说,我能不能买把新的,这吉他未免也太……我爸很不以为然,他把吉他塞给我,说,笨,吉他越旧音色越好听。我想想也是,乐器这种东西没准是通人性的,岁月积淀得越多,性格就越淳厚——就像酒一样。于是我很高兴地收下了那把吉他。

 

  后来我每天晚上总是会坐在床上,对照着一本晦涩的吉他教程练指法——那本教程厚得像词典一样,随便找个句子出来都能把人看休克。于是我一脚把那本教程踢到一边,开始自己摸索着用单弦弹《爱的罗曼史》。后来弹着弹着我的几个手指就磨出了茧子——那把旧吉他上栓的是钢丝弦,最细的那根几乎像刀子一样锋利。对于那几个茧子我一直很有成就感,虽然我自始至终都只会弹一首《爱的罗曼史》,还是单弦的,而且据说指法根本是错的。

 

  再后来那把旧吉他就被我哥借走了。过了几个月我再找他要的时候,他说,扔了,琴颈让人一不小心给坐断了,修不好了。我很伤心——我的吉他就这样没了,那二十多年岁月积淀下来的醇厚,就这样轻描淡写的没了。但这话我没告诉过他。那时候我就明白,很多在你来看珍贵的东西,往往在别人看来什么也不是。比如热情,理想,或者天真地寻找什么真理——更何况那只是一把吉他而已,如果我告诉我哥这把我对这把吉他很有感情,也许他会觉得我矫情,谁知道呢?

   

  慧儿听说这事以后,从她家翻出了另一把旧吉他给我。不过——那把吉他还真是旧得可以,弦桥都被拉拖了一半,没过多久就彻底崩了。于是这把崩了弦的吉他就在我房间的墙角放着堆灰,直到我出国。我出国之后没多久,我家就搬了。按照我妈的风格,搬家时我的那些宝贝没准会被她扔掉一大半。至于那把旧吉他,得了,由他去吧。

 

  事情就是这样,我在德国买了一把吉他。之后我抱着这把吉他,跟着一个视频教程学了那么几天,而后再次放弃了——只是一个视频教程,实在是教不了我什么,或者说我悟性不够,学不会。

 

  于是我的房间里一直都会有一把吉他,可是我从来没有学会过。我把原因归咎于我没找到吉他老师。再继续归咎下去,还得说我懒,或者是因为太忙。但那次我下了决心,等ASK备考班开始之后,一定要去找一个吉他老师——那时候我一定有时间。

 

   结果如今备考班都开始了两个月了,我还是没时间。

 

  其实如果我把我每天那些琐碎的时间全部挤干净,也许能挤出半勺的汤汤水水。生活就是这样,每天有一大堆该做的事情,还有另外一大堆根本没必要去做的事情,比如上上论坛,看看别人的博客。可是如果我不做这些事情,日子会变得很干巴。我很怕干巴。如果现在牺牲掉我所有无所事事的时间去学吉他,也许会让我感觉很匆忙。我不喜欢匆忙的生活,我需要每天都有发呆的时间——更何况,如果我不无所事事,也许也就没有足够的愧疚感,于是我学习的时候也不会那么疯狂了,那也说不定。

  

  你看,我总能给自己找出一大堆借口。

 

  就像我3岁那年学电子琴——其实在我的记忆里,我3岁那年对乐器根本什么概念都没有,那年我爷爷从意大利给我背了一台卡西欧的电子琴回来,于是我爹妈就“顺便”送我去学了电子琴。后来我学会了弹《两只老虎》和《小星星》。我当时上的是武汉相当有名的“苗苗艺校”,还记得期末集体演出的时候,我全家人都到场了,他们在离我不远的观众席里不停地给我加油,给我拍照,而我就在电子琴后面傻站着,大眼睛,唇红齿白,额头上还用口红点了个红点,手指头时不时在键盘上乱按几下——满场几十台电子琴乱糟糟响成一大片。再后来爹妈觉得让我学电子琴太累了,有点不忍心,于是我就没有继续学下去。累吗?其实我一点印象也没有,所以应该是不那么累的。不过那年头送家里的小孩去学电子琴确实是一种流行趋势,就像鸡血疗法,甩手疗法和红茶菌一样,到最后有的家长都魔障了,两岁的小孩都送去学,还美其名曰“童子功”。我想大多数的父母的目的都不是为了让孩子多快乐,而是说如果谁家不送孩子去学点什么,一定会很没面子,那他们一定会觉得,别人会认为他们是不负责任的,或者没文化素质的家长。相比之下我父母就比较靠谱了,他们既不觉得学电子琴有多高尚,也不觉得我将来应该成为电子琴大师什么的——狗屁,还电子琴大师呢,我那年如果继续学下去,也许现在会是某个地下乐队的键盘手——那我爹妈一定会觉得还不如不让我学了,虽然玩音乐是我一直及其向往的生活。

 

  后来上小学的时候被选去参加管乐队。第一拨选拔,是把各班长得还不错的孩子拉到一个教室里面,让他们自己玩乐器。临去之前,我爹悄悄跟我说,你运足气,然后再猛地一吹,那喇叭就响了。于是那天我找了一把小号,运足气,猛地一吹——我靠,果然响了。教乐器的老师们都很惊异,说还没哪个孩子这么快就能把小号吹响的。于是我就理所当然地被选去吹了小号。但很快问题就出来了——我小时候气短,肺活量小,吹几下就会脑缺氧,而且最高也就能吹到C#,再往上就是绝对领域了。但老师们都没发觉,而且小号队里也出现了几个真正很有天分的孩子——其中的一个后来真的吹小号吹出了名堂。相对的,作为一个在管乐上几乎没啥前途的家伙,我就天天混在小号队里,光按键,不吹气。后来我学了个成语典故叫滥竽充数的,心里还猛地一紧。当年我就这样带着“假吹”的绝招,跟着我校管乐队打遍大江南北,荣誉和奖状拿了无数,最后被揪了出来。管事的辅导员很恼火,于是叫教小号的老师给我开小灶。但是要知道,气短这种事情还真是没救的——其实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不求上进的混子,我曾经把我很喜欢的﹑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开幕式上的一段小号独奏从电视翻录到磁带上,然后把那盘充满杂音和失真的磁带翻来倒去听了无数遍。我梦想有一天也能把小号吹得如此婉转动人,为此我苦练了很久,结果再次确认:我真的不是那块料。如今想想,我总觉得有点对不起那些曾经认定我是小号天才的老师们——当年第一个把小号吹响的,居然是我这个滥竽充数的家伙。

 

  接着上初中的时候又喜欢上了吹竖笛。竖笛也许还真是我们这一辈人从小就会吹的东西,那时只要某所小学一放学,马路上就会时不时地响起几声刺耳的竖笛声。但是我是上初中才喜欢吹竖笛的。那年我家的房子正在装修,我每天住在我外婆家。晚上实在写不进作业的时候,我就蹲在阳台上一个人无聊地吹竖笛,凄厉的声音在小区的楼群间一声一声地回荡,无比瘆人。后来我自己还琢磨出了很多曲子,音乐考试的时候曾经用一曲《不要为我哭,阿根廷》技惊全场。再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不再吹竖笛了。我记得到我上大学的时候,我那支竖笛都旧得呈现出了一种古怪的象牙黄,吹嘴上还有两条牙齿磨出来的槽子,正好对应我的两颗有点歪的门牙。拿起来试着一吹,居然是一股冰凉的陌生感。也罢,我只好把它重新扔回抽屉的角落里。

 

   高中的时候,我对音乐也曾有过一些很大的野心,或者说是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我写过很多歌词,用Frutyloops做过电子舞曲,而且时常幻想我能有一天在我的个人演唱会上用吉他自弹自唱一首情歌,或者出上一两张专辑,再或者遇到一群玩音乐的,招呼我说:喂,同去同去!那时候有部动画片,叫《我为歌狂》的,现在想想,其幼稚程度还真不愧为一部国产动画片。但那部动画片的内容却为我当时一肚子的叛逆找到了一个很不错的出口。于是我开始很认真地考虑组建一支乐队,还以此为题材写了好几篇小说。但我说了,我始终没学会弹吉他,更别说认识一些玩音乐的人了。可那时的热情和理想确实是真真切切的,即使再被人嘲笑,我也没有动摇过。我就这样坚定地长大,过了几年,便猛然发现了自己有多可笑。这样说来,谁没有经历过一个热爱音乐的叛逆期呢——只是最终,我们都认清了现实。

 

  直到今天我还是喜欢唱歌,但只是喜欢唱而已,闲来无事的时候哼上两曲,会觉得很舒服。我不再想和别人去比这比那,更不会幻想我能靠着唱歌功成名就——喜欢唱歌只是我的天性而已,如果你赋予它太多期望或者欲望,那么这天性很快就会丧失掉——如果你不是为了快乐而唱歌,那你干嘛要唱呢?显然我已经过了充满欲望和躁动的年代。

 

    生活最终把热情铸成了实际。我们开始变得平淡,变得对很多东西不屑,变得冷漠,变得坚定,或者变得对于工作之外的事情提不起劲头,忙时盼着闲,闲了又盼着忙。就好像我们每个人的房间里都有一把不会弹的旧吉他,纪念着年少轻狂时的无知冲动和热血,和那些我们曾经想做却没有做到的事情,或者是曾被我们当成真理,最终却丢弃的东西——那是个多美丽的年纪,可是,人终归是不能一辈子都冲动下去。

 

 

 

每个人都有一把不会弹的吉他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评论这张
 
阅读(1440)|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