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不能停止幽默,不能停止思考和写作,不能停止拍照和旅行。 不能停止嬉笑怒骂。 不能停止实现可笑的梦想,不能停止做你们看来无聊的事情。 不能停止一边现实地生活一边理想主义 不能停止背诵毛主席语录。 我说老板,一斤理想要多少钱, 我的生活和创作,又能值多少钱?

网易考拉推荐

穿越黑森林的旅程。  

2008-02-10 07:14:41|  分类: 某猫的光影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实这不过是一次简单的短途旅行。所有的困难,就是寂寞,以及战胜自己的体力。我实在不想给这次旅行找点什么宏大的意义。我只是喜欢旅行,喜欢拍照,喜欢把邪恶的计划付诸实际,仅此而已。但是如果我仔细想,确实可以想出一点故事来:

  06年平安夜,我在武汉探路者青年旅舍碰到一个搞摇滚的老前辈。据说,也就是据别人说,他在国内搞摇滚的时间比崔健还早。也就是说崔健不是先行者,这个老前辈才是。当时我拎着一瓶啤酒,到处找人说话。于是就碰到了他。他对我说的一番话,让我保住了一些险些被丢弃的东西。他说:

  你,你们必须走在路上。你们还年轻。中国需要你们这些年轻人走在路上,去认识这个世界,去思考,现实的一切是否真的合理,或者文化的价值和生存的土壤究竟是什么。不论是支教,还是徒步旅行,那都不要紧。你们还年轻,你们不能让现实的利益蒙住了你们的眼睛。你们可能终究会找到那个没有问题的答案,或者根本找不到。但,我希望你们的年轻不能是空白的。生活会让你们学会现实,但在这之前,你必须理想主义一些。这个急功近利的社会,已经毁掉了太多人的理想。所以你们必须走在路上,跳出这个束缚你的城市,以及它所教给你的所有僵化的思维。你知道格瓦拉么?其实那个年代在欧洲和美洲,是一个真正在思考的年代。无数的年轻人,像格瓦拉一样,周游,思考,直至找到答案。格瓦拉的答案是革命,革命至死。而你们,为了中国,必须去为这个没有问题的答案而思考。

  当时的听众里有一位从东北来旅行者。后来,07年的秋天,我又在青年旅舍的留言板上看见了他的签名,以及一张在高原上的小破房子门口拍得照片。打听后才知道,他从东北一路游历到了蜀藏交界的地方,然后因为种种原因留在了那里,开始担任起一个牧区的小学和初中教育工作,也就是支教,靠微薄的薪水,过着单调艰难的生活,变成一个不被人知道的人。这种事在你们看来或许根本没办法理解,甚至也跟本不是所谓的做大事,或者追逐什么狗屁梦想。都不是。但是他却留在了那里。他在青年旅舍的留言中说,他走不开了。责任感像千斤的秤砣,他没有选择。如果他走开,那么学校就没有了。他还说,他感谢那个老前辈在06年平安夜说的一席话。他当时还不太明白那话的意思。但现在,他却靠那些话活着,思考着,于是日子也就并不算艰难。我问老板,老板说,他回去了。学生过了夏天还得继续上课。他是个很好的人,他放不下他的那些学生。也许,他真要一辈子耗在那鬼地方了。

  活在理想主义中的人,都是值得敬佩的。为什么?因为这个社会不允许一个成熟的人理想主义。理想主义者都是感性而敏感的战士。他们为了理想而战斗。

  所以那个搞摇滚的老前辈,还有支教的东北人,都是我很敬佩的人。东北人和我一样,也姓周。他曾对我说,这个姓在东北并不多。

  而我,只是一个贪图既得利益的普通人。

——写在最前面。

 

为什么我要独自远行?因为要了解一块土地,最好的方式莫过于用双脚去丈量它。

因为寂寞可以强迫人思考。

因为孤立无援是磨练意志的磨刀石。

比较现实的理由是,有时间的人往往觉得我无聊,觉得我不无聊的人往往没时间。反正我独来独往惯了,所以独自上路,不过是再一次应证了我的风格而已。我不喜欢半途而废的旅伴。而不会半途而废的人,实在是太少了。

 

2月4号早晨,我就这样出发了。揣着GOOGLEEARTH上画的线路图,以及两份旧得快破掉的旧地图,连指南针都没有,妄图能用日照判断方向。路上还有积雪,而我的车是一辆胎纹都快磨平了的旧CIty Bike。这将是一次辛苦的旅程。用成才的话说,人就得学会用人的根本,去对抗一切的复杂。

 

太阳刚升起来的时候,体表温度大约零下8度。当以20KM/H运动时,体表温度可能低到零下20度。这是Gertrudis,也就是Frau Kiemes帮我计算的。但是我觉得还行,问题不大。只是耳朵很冷。

 

从土特林根的街道的一个岔口往南走,就是进入黑森林的小道。这是我爬的第一个坡,坡度大约12%。第一个坡绝对是个考验,人爬上去都不容易,何况我还要拖一辆重得和永久似的Citybike。爬到顶的时候,人都歇菜了,直接坐在雪地上,看着脚下黑森林中的小城土特林根,听见风从耳边掠过,继而撼动背后黑森林的树冠层,沙沙作响,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想起庐山来。

这是我进入森林之前的路线,平面距离2.93KM。之后的路线就很难说了。我走的路线和GE上显示的小道完全不一样,其中还有些是伐木工专用道,或者根本就没有路。加上迷路的,兜圈的,所以我根本不能复原我的路线了。PS,在GE上看起来很平,其实这片林子是几座山头组成的。很要命。

 

林中的积雪很重,路也不太好走。

 

对于这样一辆旧车来说,想骑着上坡就有点不可能了。推着车子上坡的时候,我突然开始无比怀念当年徒步的日子,真是无比轻松啊。

 

这里的飞机很奇怪。明明是民航机,却拉着烟。莫非是在排油么?

在我住的地方也是一样,好好的蓝天都被飞机拉烟拉得乱七八糟。为什么会这样啊主教大人?

进入林子深处,雪地上都没人类的脚印了。这里有一座类似凉亭的小木屋,里面的墙上满是游人的签名,最新的也是05年的,最旧的已经到79年了。看来到此一游的习惯,是人都有。但是为什么中国人到此一游就成了素质低下呢?因为中国人实在是太多了,到哪里一游之后,都像经历了一场浩劫一样,就差寸草不生了。所以,还是那样,少生孩子多种树啊同志们。

这一看就是来挑战极限的,连专业一点的装备都没有,还推着28的大车子。如果换成永久就真齐了。

所以摔跤的事也是难免的。真正的摔跤显然不是这个样子。具体啥样子,你可以想象一下,我和车子分别飞出去,然后各自在雪地上滑行20米,然后又撞到一起的情景。

后来走着走着就发现没路了,雪地下面覆盖的全是杂草。林子很深,还能隐隐听到狗之类的动物在不远处低吼。只是,树林子里面,怎么会有狗呢?我当时脊背一寒,赶紧推上车子往回跑。还好,那动物始终没有真正出现。

上坡是很累的,而下坡则是很危险的。刹车也刹不住,只见坡越来越陡,速度越来越快,把闸一捏死,车立马就打滑翻掉,然后连人带车一起往下滚。这个时候我开始怀疑我是不是有点疯过头了。

下坡完了之后又得没完没了的上坡。这个时候才能真正体会什么叫做一步一个脚印了。雪地上有自行车和狗的痕迹。我开始还以为是有人曾在这块骑车遛狗。后来爬到坡顶我才发现,其实我是走了一条圆形路,半天上坡下坡的又回到了原地。而那些自行车的痕迹都是我自己留下的。至于脚印,我只能希望那是野狗或者狐狸了。

这条该死的环形路叫做Grünenbergundweg.

你知道,累死累活又突然发现回到原地的感觉是很见鬼的。

在林子里耗掉两个多小时后,我终于找到了出去的路。那感觉真好。

 

但是时间已经接近中午了,我离开Tuttlingen还没有10公里

从GE上面看,黑森林其实已经被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了。但是一路走过来,依然到处都在砍伐。

好不容易走出了林子,翻过了山头,找到了一些参照物。现在必须确定一下方位了。

我的第一站是小镇Enmingen。

高岗上有一座孤零零的坟墓。Andreas Storz,罗森菲尔德的磨坊主,被谋杀于1794年2月26号。

不知道是个什么人。

爬到山顶了以后,再往Enmingen 就是长长的又没有积雪的下坡了。高速滑行两公里然后进入小镇,那感觉就和速降一样爽。

站在山顶是可以眺望到阿尔卑斯山的。那边就是Konstanz,就是我的终点。

Enmingen 是很小的。刚进入就到头了。一个岔路口,左转回Tuttlingen,右转是Engen——走联邦公路回康城最近路线的必经城市。直走则是到我计划中下一站——Liptingen的联邦公路。结果我三条路都没走,而是从一条小路又一次扎进了黑森林。

再次进入黑森林的感觉是很糟糕的。上坡,下坡,你知道。

黑森林真的是黑色的。伟大的亚热带高纬度针叶林啊。

这是穿过Waldlehrplad地区到达Liptingen的路线图。在这里我摔了最严重的一跤。仅仅只是因为下坡的时候压到了一个松塔,结果,就像我前面说的,人和车分别飞出去了。不过还好,保护动作很到位,人没事,相机没事,衣服没事,车龙头摔歪了,一拧就正了。拍拍屁股继续赶路。

穿过这一地区后到达Liptingen 。这里有一个比较专业的运动场。连消防栓都貌似是耐克赞助的,画得和个乐高小人似的,再画一个耐克傻不啦叽的大钩钩。

这个消防栓的眼神很囧

 

Liptingen也是小得可以,一拐就出去了。这次我学乖了,还是沿着公路走吧。

那么我的下一站就是小村子Rorgenwis。

 

由于不是联邦公路,所以来往的车辆很少。那些小村小镇也是一样,大概是星期天的缘故,一个二个都和生化危机似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这是我穿越黑森林的纪念品,现在还挂在我的车头上。依然翠绿。这就叫Tannenbaum。

沿着公路在森林中穿行,一站过去,并不能停下。我的时间很紧。下一站是小城Eigeltingen。

进入Eigeltingen,是康斯坦茨境内的第一个城市。这个时候我开始感觉饿了。我的干粮只有四片黑面包和两块胡椒奶酪,以及一瓶矿泉水。水是宝贵的,我舍不得多喝。而干粮是提供能量的东西,所以在Liptinggen的时候我就全部吃掉了。又是周末,餐馆全部关门。算了,反正我能扛。

 

德国的人防工程。

终于看到了Stockbach的名字。那是我将路过的第一个比较大的城镇。左转!左转!

停下来,拍张照,然后继续赶路。要说休息,骑久了下来走走就是休息。我说了,我时间很紧。天黑之前不能到达Meersburg,再走夜路会很困难——我的车灯不够亮。所以我必须不停的赶路。

正说着,又要进林子了。

好在这回是有公路的,所以并不算困难。路牌上写着,到Stockbach还有7公里。我发现德国路牌上写的里程数一向都不怎么准。实际上有10公里左右。

德国的鸟都不怎么怕人,但猫见了我就和惊了似的。到底是乡下,没见过世面。

终于到达Stockbach。这是一段废弃的铁路,所以千万不要问为什么这个时候不来个火车之类的话。

Stockbach的教堂。实际上我路过的时候,Stockbach 的嘉年华正要开始。但是我没有时间参加了。

南德人都是很有意思的。一路上,只要有人看见我在看地图,就一定会来问我是否需要帮助。比如我在Stockbach的街面上看地图时,遇到了两个准备去参加嘉年华的大婶,给我在地图上画路线,后来觉得不保险,干脆把我送到一个岔路口,然后给我指出方向。活雷锋一样的大婶阿……

不过很遗憾,她们给我指错了方向。

那么我接下来的路程就是出Stockbach,向Winterspüren的方向前进,在进入Winterspüren之前拐进林间小道,翻过几个山头,插进联邦公路,然后到达博登湖边的Ludwigschaffen。

以下是一组灵异照片。

一只猫。

居然没有眼睛。老子暴寒。

据说FUJIS5800经常能拍出灵异照片,甚至可能在夜景下把人拍成半透明的。不过我还没拍出过那么BT的东西。

这一地区的死路很多,害我走了不少冤枉路,上坡下坡之类。比如这张照片,我以为前面就要进入森林了,所以先补充下水分。结果上了一个巨陡的坡,才发现原来这路是通到别人家的。

后来我找了一条伐木工小道,终于成功进入森林。很顺利,很快我就找到了地图上标注的旅行者专用道。

路过一片高山草场。很漂亮。

转过一个山头之后,突然被博登湖反射的太阳光晃得睁不开眼睛。太好了,到了博登湖,接下来就没有困难了。需要做的不过是沿着夕阳下湖边的小道一直往前骑而已。

一条2KM的下山公路。又是速降。很过瘾。

这就是博登湖边的Ludwigschafen。前几个星期我来这里参加过嘉年华。

离终点已经很近了。但是离天黑也不远了。

接下来我该沿着博登湖,经过Uberlingen到达Meersburg。这就叫故地重游阿。直线距离21公里,我估计天黑之前是可以骑到的。

太阳一晒,就没那么饿了。这说明人还是可以进行光合作用的。至少我可以。

所以我决定赶回家吃晚饭。吃我的意大利牛肉汤~

以上是无聊的自拍。

这个断崖很漂亮。在Uberlingen附近。

见到镜子就拍。

太阳慢慢下山了。这个时候我开始觉得真的骑不动了,体力到极限了。再加上饿,人好像被掏空了一样。但是能怎么办呢?只能往前。

在路过Überlingen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家Dönner店。但我抱着打过博登湖去吃晚饭的雄心壮志,忍了。

后来的路程我一直都在为这个决定而后悔。

湖的对面就是Dingelsdorf,康城旁边的小镇。可惜我游不过去,只能继续往前,读着路牌上的里程,一点一点地倒计时。Meersburg有船,我可以坐船回康城,回了康城就什么都不怕了。这就是我最后的信念。

很遗憾,最终还是天黑了。太阳一落山,感觉什么希望都没有了。只是脚还在机械地蹬着。

而且我终于知道,人的体力到极限之后,就不是四肢酸疼了,而是全身麻木了。不管哪,动一下就麻得疼。不知道是不是饿的。但是能怎么办呢?只能继续往前。到了Meersburg,就一切都好说了。还剩下的4公里,感觉是最漫长的4公里。当然,也可能又是路牌上的里程不准。

后来终于赶上了船。掏钱买船票的力气都没有了。但是好了,总算是结束了。起码,到了康城,我就是爬也能爬回去。

在船上,一个冷汉堡和一杯可乐救了我的命。那种情况下再吃东西,已经尝不出味道了。只是嘴机械地动作,类似于求生的本能。

最后我终于安全到家了。接近12个小时的不间断运动,全程快超过70KM,穿越黑森林,吼着山路十八弯的旅程。已经没啥想说的了。感谢所有的TV吧。我果然是属于死不了的类型。

  评论这张
 
阅读(1841)|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