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不能停止幽默,不能停止思考和写作,不能停止拍照和旅行。 不能停止嬉笑怒骂。 不能停止实现可笑的梦想,不能停止做你们看来无聊的事情。 不能停止一边现实地生活一边理想主义 不能停止背诵毛主席语录。 我说老板,一斤理想要多少钱, 我的生活和创作,又能值多少钱?

网易考拉推荐

进城记:慕尼黑  

2008-12-18 08:14:37|  分类: 某猫的光影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我总跟人说:来德国一年了,还没进过城呢。所以我要找个周末进城去看看。后来发现这话其实不对:柏林,法兰克福,斯图加特,卡尔斯鲁厄,其实都算大城市——就连Konstanz,也毫无疑问是一座城市,即使它比国内的县城大不了几平方。但是我确实是想进城了。不光是小城市很无聊,我每天都过着近似一样的生活,而且因为冬天到来,每天的天气都是下面这个样子: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没错,根本没有太阳。这样的天气要持续至少两个月,然后接着再持续两个月。博登湖的水冻成了墨蓝色,整个城市一场接一场地下雪,好像要把一切都埋起来一样。说到底我是个南方人,武汉每年大约能有两场雪。以往每年的那两场雪总让我很高兴,不论是小时候玩雪,或者是长大了故作风雅地“赏雪”。但我现在对这些白花花,而且化了以后无比肮脏的东西有些厌恶。任何东西过头了都招人厌,我明白这个道理,老天不明白,或者根本不在乎。

  于是我去了慕尼黑——南德最大的城市。我希望能在那里找到一点家的感觉,我就是个城市坯子,我喜欢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包括城市里那些灰色和铁红色的肮脏角落。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庆幸的是,一离开博登湖的范围,马上就见到了太阳——就凭这个,已经不虚此行了。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上拜仁高地成了绵延不断的纯净的雪地,雪地的尽头就是温带针叶林。Sowie eine Jungfrau,oder?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壮丽的阿尔卑斯山。

 

大约过了7个小时,倒了一趟船四趟车,终于来到了这肮脏而且乌烟瘴气的大城市。

晚上投宿在慕尼黑青年旅馆。我发誓那是我见过的最破的青年旅馆了,灯光昏暗,墙壁冰冷,前台的服务态度不怎么样——而且那姑娘长得难看,还有一颗金牙。办妥手续之后,我拿着钥匙走上二楼,找到一扇比我高不了多少的小门,一捅,那门自己就开了——锁根本是坏的。接着一股脚臭味扑面而来。房里已经睡了两个,其中一个坐起来问:“谁啊?!”“你好。”我对他笑笑,把我的背包扔上床铺。他很不耐烦地“嘁”了一声,拿被子蒙住了脑袋。

这两个家伙真奇怪,明明在睡觉,却开着房间里所有的灯——而且现在才八点半哎!毛病。我说着,揣起钥匙走出门去。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大城市,这就是大城市,车从地下通道飞快地奔出来,在寂静的街道上留下一道由近及远的“唰~”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还有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基础设施,肮脏而且破旧地站在街角。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有地铁,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当然还有满地的烟头,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以及,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随处可见的成堆的垃圾。

虽然我很清楚这就是大城市的通病,可是慕尼黑却缺少一个大城市必备的繁华。9点不到,一切都变得冰冷死寂,只剩下路灯发出一些昏黄的光芒,催着在外游荡的孤魂野鬼早点回家洗洗睡觉。

于是我失望了。

回到青年旅馆,同屋的那两个家伙已经开始打呼噜了——频率互相交错,听起来就像一台发动机在不停地运转。我把我所有的东西都堆上床铺——我要再说一次,这是我见过的最烂的青年旅舍,我的床铺还是上一个人走的时候的样子,被子和枕头乱成一堆,而且弥漫着一股脚臭味,看来根本没有人负责收拾房间。这算什么呢?我心想,也许我没必要娇惯自己,一个旅行的人总应该把自己看轻贱一点才好。于是我爬上梯子,钻进这脚臭味,伴着耳边发动机的轰鸣声,望着空白的天花板,开始想一些无聊的事情。

想在这样一张床上睡着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且暖气开得太热,让我全身都感觉很燥。但我突然间又难过起来:因为我睡在晃悠悠的上铺上,我的对面是一张没有人的空床。而这样一个场景让我开始产生错觉,好像我就睡在711寝室里,好像毛毛随时都会提着一碗热干面推门闯进来,好像隔壁713的人正在一边抽烟一边打游戏——好像我还在我这辈子最快乐的那一段时光,万恶的大学寝室岁月。但我一眨眼就认清了现实——这里不过是慕尼黑的一家破青年旅馆,这就是我难过的原因。

后来我终于发现我开始做梦了。那个梦真的很玄:我梦见他们从门外一个一个走进来,我一个一个叫他们的名字,然后他们告诉我,其实那个慕尼黑的青年旅馆才是我的梦,现在我该醒来了,上午还有课,工程经济,周末还要集体出去腐败。那时我真的宁愿相信他们说的才是真的,我的确是做了一场大梦,虽然——我很清楚地知道哪个是梦,哪个是现实。

好不容易睡到了后半夜,又住进来两个人。丁零当啷折腾了一阵子,终于躺下了,没过多久,最早进来的那两个人又起床了。于是丁零当啷一阵子,再一看表,已经9点了。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出门之前带着无尽的怨气咔一张。等我回国了,我一定要去探路者告诉阳光:“你的青年旅馆真的很棒,很有人情味,我在慕尼黑住过一家青年旅馆,价格是你们的十倍,而且只管过一夜,至于舒不舒服,好像根本不管他们的事……”

 

进城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当然了,还是包一顿早餐的。这让我很欣慰,看来今天能有个好的开始。

 

进城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厕所的隔板上有人写道:慕尼黑是座屎村。我批注:完全正确!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走出门去,电车的轨道躺在安静的马路中央。今天是星期日,没有人愿意起早床。

 

我沿着“牛粪包大街”一直向下走去。这条大街最终会穿过慕尼黑老城区的中轴线。而徒步穿越城市,也是我很爱干的事情之一。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这是啥?我看不懂。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积雪的红房顶,冒烟的烟囱,关于这个画面我构思了好几周,结果拍出来就是这个鸟样。

 

拐进一条小巷,踩着重重积雪,居然找到了一座大教堂。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St.Benno大教堂,历史不详。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国王广场上的希腊柱廊式城门。城门之后就是慕尼黑充满历史感的老城区了。这是……多立克柱式?得了,我的建筑史已经全部还回去了。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自拍是永恒的主题。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接下来是纪念拜仁国王路德维希三世的方尖碑。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从碑底座的公羊头与柱廊。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国家社会主义受害者纪念碑。

我有预感,某些没读过书而且感情容易被伤害的小愤青可能开始有想法了。国家社会主义是什么,不知道的自己去百度。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席勒。大诗人的青铜像上一定要有积雪和鸽子屎才能称之为大诗人。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圣诞节要到了。建筑工人自有他们的习俗。

 

路上遇见一个有趣的“中世纪市场”,里面的工作人员都穿着中世纪式的服装,卖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我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还有铠甲和弓弩卖。

接下来的这个男人在表演怎么穿骑士铠甲:进城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进城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进城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进城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进城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进城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完毕,谢谢观赏。

 

进城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这个中世纪市场是在一个有骑马铜像的广场上摆开的。

 

进城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有旧式的帐篷,卖些旧式的服装,

进城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还有古法酿造的酒——还是熏鱼?

 

进城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以及容易让人想到某些游戏和电影的毛皮铺子。

进城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还有传统食品,

进城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以及会弹奏古老乐器的说唱艺人。

继续往前走。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路德维希一世的凯旋门。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统帅大厅里的英雄铜像。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HOFGARTEN边的画廊里,有两个人正在演奏一首很耳熟但是忘了名字的曲子——也许是肖邦的,或者勃拉姆斯?不知道,总之整个广场上都流淌着古典的味道,就好像一部旅游风光片里的片段一样。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隔着树枝看见Theatiner大教堂。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马科斯米兰大街上的旧市政厅。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小红帽和大灰狼。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玛利亚大教堂。下面的广场上就是慕尼黑最大的一个圣诞市场,沿着步行街一直往前延伸,一直到火车站。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教堂露台上的人像。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井盖上慕尼黑的城徽:一个穿袍子的修士。这说开来就能说到慕尼黑的历史了——一帮子修士聚集在这里,最终成了一座城市。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我一定曾经在某本美术书上见过这个雕塑,但我完全想不起来了。所以资料也无从查找——不过雕塑本身是很有意思的。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小摩托车,浮雕,餐馆的玻璃窗和大吊灯,这张照片真像意大利。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毛爷爷好。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一个玩具橱窗。每个毛茸茸的娃娃都是会动的。长长的橱窗前爬了长长的一条小孩和家长的队伍——这些可爱的小动物对任何年龄段的人都有一定的杀伤力,老少通吃。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圣诞市场。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在玛利亚教堂的天井里。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圣母教堂。慕尼黑的地标之一。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这个姑娘当时在拉我最喜欢的《沉思曲》。

好了,就是这样。我匆匆走过了慕尼黑,感觉有点小小的失望。我突然觉得康斯坦茨其实还是一个蛮不错的地方,起码干净,而且友好,不像大城市那样冷冷冰冰,更何况我们还有全德国最好的风景。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那么,回家吧。

 

进城记:慕尼黑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最后是一张博登湖的月色。回到乡下,继续生活。本次进城记是我又一次对日常生活的抵抗,所不同的是,这次抵抗不怎么成功,反而让我对单调的日常生活产生了一点感激。

 

就是这样。

  评论这张
 
阅读(783)|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