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不能停止幽默,不能停止思考和写作,不能停止拍照和旅行。 不能停止嬉笑怒骂。 不能停止实现可笑的梦想,不能停止做你们看来无聊的事情。 不能停止一边现实地生活一边理想主义 不能停止背诵毛主席语录。 我说老板,一斤理想要多少钱, 我的生活和创作,又能值多少钱?

网易考拉推荐

别叫我拒绝我那些丢失的从前。  

2008-04-01 06:44:15|  分类: [信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3:22。我跻拉着拖鞋,咯吱咯吱走进厕所,对着镜子,深吸一口气,开始刷牙。牙膏快用完了。洗头膏也是。我盘算着是否明天要去一趟超市。顺便买些肉回来,明天再做个什么汤。晚饭吃得意大利菜汤和面条。每天只许抽两根烟,吃一根巧克力。我的袜子破了一个洞,让我的右脚的大拇指刚好露出来,很不舒服。我是个对称主义者,右脚的袜子破了,除非左脚也破一个洞,不然我会不舒服。同样的,右脚洗干净了,如果左脚没洗,我也会很不舒服。于是我把左脚扳到洗脸池上,开始仔细洗指缝中间的那些黑泥。洗完了之后,又对着镜子,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不寂寞。

  可是那有个屁的作用。

  如果我把音乐开得很大声,我的室友一定会跑过来敲我的门说,嘿,我得睡觉了,把音乐关掉。可是如果我把音乐关掉,在这该死的安静的国度里,我会开始耳鸣,然后我一定会疯掉。音乐对我来说是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就和我的钱包一样重要。为此我牺牲了我的钱包里的一部分钱,去买了一个貌似很便宜的罗技低音炮。没料想,价格比中关村报价贵了一倍。于是我开始出奇地怀念待在国内的日子。山水,漫步者,都是性价比很高的牌子。可怜的德国人,只能买美国人的二流货。

  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往我的墙上贴一面莫名其妙的海报。比如城市剧院的广告,或者一些便宜的现代艺术品。一开始是为了好玩,后来发现,太过于白净的墙对我来说却少安全感。于是我买了一张很大的海报,贴在我床边的墙上。这样,当我半夜一翻身醒来时,才不会望着无聊的白墙发呆,想一些本不该去想的东西,于是更寂寞。这样不好。人必须得学会控制自己的生活。所以每当我觉得可能会寂寞起来的时候,我就去找一张海报,然后贴在墙上。那么到底要多久我才能把我的房间包括天花板都贴满呢?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有一天我必须得搬走的时候,看见满房间的海报,我一定也会舍不得。

  我觉得写小说可能会让日子好过点。于是我写了。然后发现写出来的根本不是我想要的东西。于是就打算重写。却发现我根本不知道想写什么。我只是为了过日子而去写小说,这个目的实在是太功利了。如果能写出点什么,那才是见了鬼。小说是无辜的,我不该用一厢情愿去侮辱它。

  我去超市买了一堆软糖回来,很有嚼劲的那种软糖,或者说根本就是一堆可以吃的橡皮。不好受的时候,就抓一把塞进嘴里,使劲咬,咬到好受为止。如果不够,就再抓一把。软糖好吃。但是甜过了之后,嘴里是涩的,好像刚刚吃了一把橡皮一样的涩。

  下了很多天雨,然后开始下雪,最后又开始下雨。据说这是因为春天快到了。我推开窗,把冷空气放进来,驱驱房间里的霉味,却被冷得一个哆嗦。

  我一个人住。没有人会推开我的门,问,嘿,今天的开水打了没有,或者说嘿,咱吃中饭去吧。当我关灯睡觉的时候,总得骂上两句。这是上大学的时候养成的习惯。不过我现在是一个人住的,所以当我骂完了之后,发现没人能回答我。于是我就开始耳鸣。

  然后我就开始做梦。我梦见天亮了,我睡在711的蚊帐里,毛毛在我床下看书。我一翻身,问,你看啥呢,建筑力学不是昨天考完了么?说完我就醒了,发现原来自己对这墙哼哼了半天。真够傻的。

  我储备了很多啤酒。但是懒得去喝。一来太廉价的啤酒着实不好喝,二来……不,其实就是不好喝。那程度就像当年在武科大城市学院流行的山水啤酒,简直就是猫尿兑水。某年夏天,我端起一瓶猫尿兑水,说,为了咱们明年还能坐在一起喝猫尿兑水,干!其实那时我开始计划开始我的德语课,然后有朝一日能离开这个破学校,去遥远的德国学点真东西。也就是说,我是自己逃跑的。我知道当逃兵可耻,但是人总得奔个前程吧。我知道这个理由听起来很虚伪。事实上当我现在坐在德国的某一个破湖边上时,我就觉得自己很无耻。我干嘛要中途离开你们,当逃兵的日子有多难熬,你们知道么?

  我说,你等着,说不定哪天,我就回711了,你们把门一打开,就看见我站在走廊上冲你们笑。小骚说,别,别耽误你在外面学习。只要两年之后的毕业典礼,你能回来,大家再最后痛痛快快喝一次,然后就各奔前程吧。额尔登,不怕告诉你,这是你说过得让我最难过的一句话。

  已经很晚了,我还在小声放着歌。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过什么新歌了。我现在放的,无非还是我在711里放得那些。当夏天到来,微风吹过走廊时,我就故意把声音开到最大,让整层楼都能听见。阳光纯白地投射下来,老桦树沙沙作响,远处传来足球场上的加油声。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我很大声地放歌。其实我总觉得你们应该喜欢我放的歌。当我不在了的时候,你们再听到那些歌,一定会想到我。或者在很多年之后,你们当中有人碰到一起,再说起我的时候,无非是那个“喜欢大声放歌的家伙”。那一年我大声地听着,大声地唱着,和你们一起,简单而快乐。而现在,如果我把声音开得太大,无非是听到我室友的一句德语:

“嘿,我要睡觉了,把音乐关掉。”

  这时候我就出奇地想你们。

  我知道,即使现在给我一张机票,我也回不来了。时过境迁是很残忍的,我也不愿意再对往事进行一些拙劣的模仿。现在大家的生活都和以前不一样了。等我们毕业了,越发会成为各自世界里的人,分散到天涯海角,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再碰上。只有在很多年之后,再翻看我们大学时照得那些老照片,才能感到一次略带伤感的怀念:那时的我们,那么简单,那么快乐。年轻,而且美丽。

  我把我的兄弟们弄丢了。

  我撬开一瓶猫尿兑水,对你们说:

  为了我们的前途似锦;

  为了我们不再年轻。

  为了我们快乐过和已经丢失的,

  为了我们年少轻狂,为了我们的幸福时光。

  为了值得我们怀念的一切,

  干。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