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不能停止幽默,不能停止思考和写作,不能停止拍照和旅行。 不能停止嬉笑怒骂。 不能停止实现可笑的梦想,不能停止做你们看来无聊的事情。 不能停止一边现实地生活一边理想主义 不能停止背诵毛主席语录。 我说老板,一斤理想要多少钱, 我的生活和创作,又能值多少钱?

网易考拉推荐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2008-10-13 04:13:01|  分类: 某猫的光影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觉得我需要出去走走。去哪里呢?于是我想到了新天鹅堡——那是一个我小时候从正大综艺里看到的城堡。我妈曾经指着电视里的那座城堡说,你好好读书,将来就能去那里。事实是,我没有好好读书,结果还是去了那里。要说为什么,我也想不通。大概是因为:我想去的地方,没有去不了的。

有一个人,是我爹的朋友,建筑学界的老前辈,我爹说,他曾经在德国讲学的间隙,只用了200马克就“游历”了欧洲N国——坐最慢最便宜的车,用睡袋睡在街头。我爹用的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词:游历。这个词其实带着不少书卷气,但我想,和现实也许是不符的。  

同样的,曾经我把我这种想要去别的地方的冲动,也就是德语里叫Fernweh的东西,称为“旅行”。“旅行”这个词则很是浪漫主义,还有点小资情调。实际上那根本是一厢情愿的意淫。

换一个现实的词比较好:流浪。

没错,流浪。极度的疲劳,不确定感,随时可能遭遇到的各种麻烦和危险,以及满身满脸的油兮兮粘糊糊,到那个时候,你就会很深刻地对那些浪漫主义的幻想产生一种彻骨的仇恨。这样的旅程几乎没什么快乐,也并不太适合安安静静地思考。唯一的意义,就是强迫你打碎自己心里的那一点不切实际的浪漫主义和夸夸其谈,彻底地打碎它们,然后让你变得实际起来,从而成为一个脚踏实地的人。什么闲情逸致,什么不可一世,通通死了。那时候,各种感觉,情绪,懦弱,退缩,自负,真实地在脑子里掠过,就像暴风一样快速。这暴风强迫你思考,强迫你行动,强迫你变得坚不可摧,勇往直前。于是你就能明白,之前你所做的那些事情是多么的可笑。

这就是我为什么想出去走走的原因。其实用日本人的话说,这叫修行。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这次比上次去奥地利有了更多的经验。省掉了很多多此一举的东西,因此装备轻便了不少。不过天气越来越冷,更多的重量倒是放在了保暖衣物上。

当然还是那样,远路无轻担。何况这次是去爬山。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天气并没有像预期那样好转。天还是阴得像一块冰坨子。出门的时候,甚至还在下小雨。但天气预报说,在拜仁州的Fuessen是少云天气——那里距离我大概一百多公里。

这张照片是在去美尔斯堡的汽渡上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下了船之后,等去弗里德里希港的班车。这条路线就是轻车熟路了。

在弗里德里希港转乘火车去Lindau。在火车站碰上了一大群国防军的士兵,本来说说笑笑的,眼睛却全盯着我身上的风衣。不知道看见一个中国人穿着他们的制服是什么想法。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火车到达Lindau的时候会经过一段“浮在湖面上的铁路”。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到了林道,就算是进入拜仁的地界了,这个时候只需要买一张州票,就可以继续剩下的一百公里。票价是19欧,比巴符州的贵一块。

接下来转火车去Kaufbeuren。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我正在Kaufbeuren的火车站等去Fuessen的火车。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出发之后4个小时,终于在Fuessen下了车。看来我是被天气预报忽悠了——这里和Konstanz一样,阴沉着天,下着小雨,根本不是“少云”。

从Fuessen火车站往东南走,不过4公里,就是拜仁森林的林线,也是阿尔卑斯山的余脉。

山高几许?未可知。几十米之上就是云遮雾罩了。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从一条小道拐上山路。山路很窄,而且根本就是被踩出来的。茂盛的植被和苔藓在路两边疯狂生长,让人不得不小心前进。但是爬上几十米后,路边就出现了一所小教堂——说是教堂,其实就是一座小房子,里面挂着一幅宗教油画。

应该和山神庙是一个道理,镇住邪魔,保佑旅人的平安。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背着那么多东西爬山,谁还能笑得出来。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爬上第一个山顶,可以向远处眺望一下——除了阴沉的天,以及山间的一座小城以外,什么都没有。

我没打算休息。人往往一休息就懒惰了。反倒不如一咬牙继续爬下一座山头。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这大概是个什么圣迹,隐藏在山间的落叶里。这样的东西在阴沉的天空下显得很阴森。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第二座山头。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与山顶的耶稣先生的合影。不过道不同不相与谋。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这个标志牌我没看太明白。究竟是“山路上特别危险”,还是“独自上山路危险”?总之就是危险了。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这张照片拍出来还挺亮的,实际上当时在我面前的是一座黑压压的林子,和看别人玩魔兽世界里面的某些场景一模一样。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拥抱这山林。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走下山头,是Schwansee,天鹅湖。一只孤零零的天鹅浮在湖面上。湖周围是人行便道,湖边则芦苇丛生。看来并不是什么适合扎营的地方。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绕过湖继续往南,那边有一座更大的湖,Alpsee,不过要到达湖边还得再翻一座山头。这个山头上的林子覆盖很密,亚热带阔叶林的树冠密密实实地挡住了最后一点天光,仿佛黑夜提前降临。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6点半,天快要黑了。我已经有点累——不过还没到上气不接下气地地步。In Ordnung。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7点15分,天完全黑了,深山里安静得好像所有东西都在冷冷地看着我。山路太窄,而且湿滑,路边就是陡峭的山崖,山崖下面就是湖。照片中这个手势的意思是,黑夜胜利了,我看不清路了。当时我权衡了一下,认为再前进也未必能找到更好的露营点,更重要的是:会很危险。于是几秒钟之后,我决定折返回上一个预定露营点。

对了,这倒是一条不错的经验——一路上不停地物色可以露营的地方,这样当你觉得不能前进的时候,就返回上一露营点。这样做的好处是安全,而且心里有底。

不要问我一个人在深山里走夜路是不是可怕。对于普通人来说确实是很恐怖的,对于我来说本来也应该是一样。耳边除了安静,还有一些根本不明来源的小响动。我就在这黑暗的深山里沿着小道快速地前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时这该死的黑压压的树林却并没有带来什么恐怖的感觉。我想大概是因为我在不停地做着计划和决定,而没有心思去思考一些恐惧的问题。更何况——我是个无神论者。

我曾是027地区最好的狙击手,独自在深山里夜行军对我来说不应该是什么困难。

总之——山间的夜路给我留下一种很难忘的印象,就好像和什么东西搏斗过一样。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所谓“上一个露营点”,是湖边悬崖上的一座伸出去的平台。平台很小,而且还放了一张长椅,起初我很怀疑到底能不能放得下帐篷。结果一试,刚刚好,而且帐篷紧靠着栏杆,非常安全。真是吉人天相。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隔着树冠,能从缝隙中看见远处的新天鹅堡。那里就是我的最终目的地。城堡在白色射光灯的照耀下显得鬼气森然。10倍光学变焦也只能拉到这个程度,看来明天还有一段路要走。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行了,帐篷扎好了。这倒不是什么难事。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看来今晚还是要保持那个老姿势:左手电筒,右手工兵锹。不过图中拿反了。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工兵锹,这绝对是一件乘手的武器。如果有危险接近,我就冲出帐篷,打开电筒晃它一下,然后用工兵锹砸它或他的太阳穴。

当然,更可能的情况是:我的警惕过高了。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是夜,皓月当空。我大约在晚上8点躺下。由于周围总有些奇怪的声响,所以我很快就把灯关上了。躲藏在黑暗中总能给我一些安全感,这很奇怪。

不知道为什么,没胃口吃饭。在黑暗中,我努力分析每一声响动的来源,或者是树叶掉落,或者是湖里的野鸭发出一阵骚动,更多的是一些无法解释的声音,比如树枝被咔嚓一声踩断,或者石头无缘无故从山坡上滚进湖里。当风吹起来的时候,各种奇怪的声音真是让人紧张到了极点。虽然很冷,我依旧没有拉上帐篷的门——因为我随时准备跳出去。

而月亮大约是在晚上11点时出来的。周围在月光的照耀下变得稍微亮了一点,而且各种野兽也开始了骚动,发出更频繁的响动。我一直没有睡意,只是躺在帐篷里,警惕地盯着外面的黑暗,留意着一切声响。

2点左右,月亮又落了下去。一切都重新被黑暗笼罩。我依旧没有睡意。远处的教堂每隔15分钟会报一次时,我就数着那遥远的钟声,躺在帐篷里熬过一个又一个的钟点。

后半夜很冷,我把所有的外衣和保暖夹克一起盖在睡袋上。寒风带着湿气冲进帐篷,全身都开始变得粘糊糊的,对于我这样一个有点洁癖的家伙来说,这也算是一种小小的折磨。

深秋,无边落叶萧萧而下,一声接一声地敲打着我的耳膜。

3点到3点半,努力地睡了半个小时,之后被一声树枝折断的脆响惊醒。此后直到天亮,再也没能睡着。

这个晚上我到底想了些什么?很多。孤独而警惕地躺在深山里,这对我来说真是一种折磨。我开始想念一些人,后来又开始想一些关于生活中的小事情,最后一路想到了时间和空间,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哲学问题。我不想去想那些东西,可是这孤独强迫着我思考——否则每15分钟一次的钟声将会变得非常难等。突然间,我唯一的希望就是等待天亮。

那种震撼真的很难用言语描述。我等待着根本不可能到来的敌人,全身紧绷着准备战斗。而接连不断的异常响动不停地击打着我敏感的神经。每当闭上眼睛,很快就会被惊醒。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我的帐篷三面都是悬崖——我只需要防备一个方向。空气越来越冰冷,越来越潮湿。我始终没有关上帐篷的门,只是把睡袋的所有部分全部收紧,然后等待着远处的下一声钟响。

凌晨的时候,不断地有水滴到我的帐篷上。好像又下雨了。我开始诅咒这该死的天气。

后来发现,其实不过是露水凝结着从树上滴下来而已。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一直熬到早上6点半,天还没有一丝光亮。相反的,倒是黑暗越来越重。这大概就是黎明前的黑暗了。

我决定起来吃早饭。于是裹着睡袋,打开一盒冻猪脚。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天渐渐亮了,我拿湿巾擦了擦脸,然后用漱口水漱口,就算是完成了早上起来必须的洗漱。周围的雾大得什么都看不见,好像我的帐篷根本就是悬在半空的。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一切收拾完了以后,开始叠帐篷。打开收音机,听一些很喧闹的流行歌。然后骗自己:喔,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雾随渐渐开始散去。我猛然发现原来湖的对面是一座很高的山峰。森林覆盖只能到达一定的海拔高度,再高就只有一些低矮的高山植物能生存了。也许是一千米高?不知道。此刻,它就像一个巨人在我面前俯视着我。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再远处还有一座山峰,在朝霞的照映下开始泛出橘红。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太阳渐渐出来了。但还是很冷。这是我走出林子之前的最后一张照片。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山间的清晨一定美得让你毕生难忘。几年前我在木兰天池宿营,结果第二天早上看到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美景。如今也是一样。而且这一切只有我看见了,可以说是:独霸。

那么之前那个难熬的夜晚究竟值的不值得呢?很难说。但这样的清晨多少也算是给我的一点补偿。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这张照片本来想把山拍进去,结果人把山挡住了。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从旧天鹅堡旁边拐进一条山路。那个方向就是山顶的新天鹅堡,也就是我的目的地。山脚下有很多旅馆,商店,还有一个不小的停车场。一切都在等待着尺一些的熙熙攘攘的游客。然而现在一切都还在沉睡,只有我在赶路。

再次发现,水袋包真是个很方便的东西。4升水,足够我喝上一整天,而且随时摘下吸管就能喝。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云海,以及清晨的群山。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以及云海中的旧天鹅堡。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留影。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终于到眼前了,那像迪斯尼乐园一样的尖塔。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没错,果然是像迪斯尼乐园一样。我突然感觉好乏味。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从城堡中能看见对面悬崖上的一条飞瀑,以及一座小桥。

由于那迪斯尼乐园一般的造型让我感觉很乏味,于是我没有买票进到城堡里面。更何况里面也不许拍照。

不过这个早晨我在城堡里至少见到了5队日本旅行团。大约好几十个日本人挤在城堡不大的广场上,呼朋引伴,拍照留念,简直就像是把这里给占领了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阿尔卑斯山下的云海。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现在下山似乎太早了。于是我决定去那座桥上看看。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云快要散尽了。露出色彩像油画一样的森林。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唔,总算晒到阳光了。真好。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绕到城堡背后的悬崖上时,发现城堡的这一面搭满了脚手架。看来是一场不小的维修工程。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悬崖上的小桥,脚下就是万丈深渊。木板都上了年纪,有点晃晃悠悠的。又是一队日本旅行团,十来个人的样子,在这晃晃悠悠地桥上不停地拍照,堵得我不能过去。

于是我赶紧闪到桥头,生怕这木桥承受不了那么多人的重量,直接垮下山去。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等人都走干净了,我终于可以安安静静地给自己拍两张照片了。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桥的另一边是一座很高的山峰。森林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出迷人的色彩。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一个悬崖边插着一根小十字架。经过某个路人的解释,听起来像是1966年的时候,某个冒失鬼从这个悬崖边abstützen了下去。喔,真是Schade。

我小心地探头向悬崖下望了两眼,果然很高,高得一塌糊涂。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抚摸山陵嶙峋的脊线。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我继续向后山爬了大约1个小时。离那些喧闹的日本游客越来越远,渐渐的又回到了渺无人烟的山林里。很安静,很舒服,阳光也很暖和。当然,也很累。

这时我发现了一点问题:我抬头看见了一座极高的山峰——它就悬在我的头顶,而且就像这里所有的高山一样,一棵树都没有。而我脚下的路,正弯弯曲曲地伸向那个方向。

爬还是不爬?我犹豫了一会。我还有很多时间,体力也还能坚持,应该可以爬上去。但考虑到下山,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我的背包太重,如果过于疲劳的话,下山的时候只需要腿一软,我就啥都木有了。这样想来,确实是很大的风险。

最后我决定放弃。

人的一生能达到多高的高度,我想没有人会在乎。最关键的问题是:究竟怎样的高度适合你?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让我想了很久。也许是在为自己的退缩做辩解吧。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于是我回到了这个悬崖边,仔仔细细地看了看脚下的一切——云海,城市,农田,平原,还有那个迪斯尼风格的大城堡。然后我决定下山。

当时是上午11点左右。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在山脚下赶上了班车,最后拍了一张旧天鹅堡。因为隔着蓝色的车窗,拍出来的颜色重得不可思议。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旧天鹅堡顶上还真有只天鹅。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可怜的老马,不仅要拉车上山,还得遭受别人的肆意调戏——你看他们的表情有多不情愿。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山脚下的游人多的塞住了马路。日本人最多,其次是台湾人——听口音听出来的。再其次是说英语的华侨。再再其次是大陆人。至于白人,对不起,真的没看见几个。这里是亚洲人的天下,连各种招牌上都写着日语。我实在不想和那些喧闹的游客们混在一块。我得赶紧离开这里。

白白了,新天鹅堡,你只是我完成的一个目标而已。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累了,得等火车回家了。或许这就是我与流浪汉的唯一区别——我知道我还有一个地方可以回去,而等待着我的将是正常的生活。霎时间感到很解脱。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总之,一切就是这样。我很高兴我能回去。这样的旅程一点都不快乐,只有狼狈,疲劳,以及我所说的那一切。没错,一点都不快乐,但却很难忘。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很多人总怀疑我一定不是一个人旅行,理由是:一个人没办法给自己拍照片。好吧,那你们瞧瞧这个是什么?

我就端着这个家伙,像端着我的那把老步枪一样在森林里夜行——或者背着,扛着,走过我的每一次旅程。我还用魔术贴给它缝了一条连接带,可以随时把它拴在我的背包上。
 
 
寻找新天鹅堡——别再和我谈旅行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最后,是博登湖的夕阳。当我再看到博登湖的时候,有一种回家的感觉。走了那么多无趣的小城市,我猛然感觉原来康斯坦茨还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地方。起码我不会像那些无聊的小城市居民一样,活着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死了会被埋在哪里,或者说活着就是混吃等死。不确定的生活,这对我来说也是快乐的必不可少的来源之一。

Also,就是这样。
  评论这张
 
阅读(1339)|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