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不能停止幽默,不能停止思考和写作,不能停止拍照和旅行。 不能停止嬉笑怒骂。 不能停止实现可笑的梦想,不能停止做你们看来无聊的事情。 不能停止一边现实地生活一边理想主义 不能停止背诵毛主席语录。 我说老板,一斤理想要多少钱, 我的生活和创作,又能值多少钱?

网易考拉推荐

处江湖之远  

2009-04-16 04:15:57|  分类: [信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处江湖之远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长途的红眼航班总是很折磨人的。而且鉴于A330只有两个引擎,所以我挑了一个机翼后方靠窗的座位——根据统计,这个位置的生还率比较高。从法兰克福机场一个爬升,然后转了一个很大的弯之后,我猛然发现我已经在俄罗斯国土的上空了,而夕阳早就被远远抛在了后面。机舱里弥漫着各种味道——飞机餐的香味,前排飘来的屁味,或者后排女士的香水味。周围一片黑暗,我在小聚光灯下翻完了所有手头能翻的杂志和书,带上耳机听了会相声,然后找空乘要了个眼罩,在不怎么舒服的椅子上睡了一觉。当我最终不得不醒过来的时候,一看表——居然还得飞7个小时。

  当然,该过去的总会过去,该到来的总会到来。尤其是当我回想的时候,几年也不过是一念之间。12月开始准备考试,狠狠看了两个月的书,然后2月份考试,在忐忑不安中等了两周终于等来了成绩。于是回国,待了一个月,就在我渐渐适应国内的节奏的时候,我又得飞回德国了。如今这些事情说起来不过是唰唰两句话——那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又算的了什么呢?

  从浦东机场搭上了一班拥挤而且脏兮兮如长途客车的737,在春天炽烈的阳光下一路飞回武汉。落地一瞧,爹妈都一点没老——这样挺好,然而除此之外,这座城市已经几乎面目全非了。

  搬家了。是在我走之后。我家不再住在中南路边上那座拥挤嘈杂而且温暖的职工公寓里,而是搬到了起义门边上,我妈单位里的一幢安静的新住宅楼。顶层复式,二百多平,大得吓死人,每次吃饭前我妈得在餐厅里扯着嗓子吼一声——但回音很大,呆在房间里的人只能听见有人在喊,根本听不出来喊的是啥。于是纷纷探头出来看之,方明白:哦,这是要吃饭了。一进大门,就是四米多高的玄关,一盏巨大的恶俗的金丝水晶灯从房顶垂下来——那是我爸的杰作,老实说我一点都不喜欢。正对着大门的博物架是我设计的,可是我还是没有回家的感觉。家是什么?我,我爸,我妈,除此之外对我来说最重要的,还有那三个房间的小公寓,隔着防盗门能听见左邻右舍的说话声,走出门去,还有那个我深爱的,纷乱的肮脏的媚俗的城市。这才是我准备好要回的家。可是现在这一切都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更好的东西。新房子很大,很安静,而且离我妈的办公室不过10分钟路程,这很适合她的生活方式。可是对我来说,却有一种奇怪的陌生感——当然,那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出门都不会坐车了。我忘了那些本来滚瓜烂熟的公交路线和站名——或者,根本就是它们自己偷偷改了样子。这样不行,这是我的城市,我不能把自己弄得像个外地人——否则我该属于哪里?于是我天天在街上游荡着,努力熟悉着,并告诉自己:这座城市其实就在每一代人腐烂的记忆上疯长着,就像一只大蘑菇,每个生活在这里的人都必须学会没有留恋——除了当下的日子,一切都是不存在的。

  但这让我感觉很焦躁——没错,那是种久违了的焦躁。你无法不嘲笑城里人的浮躁肤浅,坏脾气没文化而且自以为是,作为一个城里人,就像下水道里的一株水葫芦,当我随波逐流二十来年后,也许这种焦躁已经渗透到了骨子里。

  可是当我回想起很久以前——大约十几二十年吧,关于那时的武汉的印象总给我一种安静的感觉:阳光纯白地投射下来,深绿的悬铃木被风吹得沙沙作响。可如今当我站在车水马龙的中南路口时,却因为那灰色的背景和刺眼的霓虹而感到一阵茫然。当然了,还有各种不同节奏的声音撕扯着我的耳朵。Urban,繁华,这都是我曾经向往的东西,现在却让我如此恶心。

  “我的时代过去了?”我似问非问地对我妈说。我妈笑了。“车也不会坐了,路也不认识了,满大街走过来一个熟人都没有——如今像我们当年那样招摇过市的,已经换成当年的那帮小屁孩们了。”我补充道。

  “你以为你很老吗?”我妈反问我。“中南路上的天桥拆了,换成路头和路尾上各一个。原来所有的店铺都换了,路也拓宽了,还在修地铁站。我真的不敢再回去了。”描述这些的时候我很失落。我怕我就会这样无可奈何地一点一点老掉。那真是太可怕了。

  “总得变的。慢慢你就习惯了。”

  没错,什么都得变化,尤其是在这样一个疯狂的国家。不论当我去哪,探望谁,原本记忆中的印象很快就会被现状打个粉碎。我不是抗拒改变,只是这座城市改变的对我来说——似乎太快了一点。

  ——一架喷着黑烟的推土机从我脑子的左边推到右边。我回头看了看那一地残垣断壁,还有其间支离破碎的“拆”字,眯着眼,嘴巴蠕动了两下,最终什么都没有说。我的行李依然在我的背包里,我却无家可归。在这个疯狂的时代面前,所谓个人的一点酸腐的留恋,算个屁。

处江湖之远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评论这张
 
阅读(602)|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