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不能停止幽默,不能停止思考和写作,不能停止拍照和旅行。 不能停止嬉笑怒骂。 不能停止实现可笑的梦想,不能停止做你们看来无聊的事情。 不能停止一边现实地生活一边理想主义 不能停止背诵毛主席语录。 我说老板,一斤理想要多少钱, 我的生活和创作,又能值多少钱?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MJ的死,及其他。  

2009-06-26 22:43:32|  分类: [信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MJ的死,及其他。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我有睡前翻电视的习惯。看看新闻,听听流行歌,然后骂上两句,安然睡去。翻到CNN的时候,满屏幕都开始滚动一条插播新闻:迈克尔杰克逊,这个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牵扯了很多回忆的家伙,死了。

哦,可怜的人,终于死了。昨晚十二点左右,我这样想。

诚然这是一种很恶毒的想法。任何人的死,对于我们来说都应该是悲伤的——MJ不是我的仇人。即使是我的仇人死了,庆幸依旧很恶毒。可是对于可怜的MJ来说,死,也许倒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我的同学们不太理解我的这个想法。其时正值中饭,食堂里装满了饥饿而且喧闹的学生。话题的起因是Kamran说他想做点什么来纪念MJ,比如录上一首歌什么的。“我只会唱歌。十年前我还会吹小号,但早忘光了。”我对他说。“更何况MJ终于解脱了。死对他来说,也许比苟活着更加幸运。”

于是大家都露出了很惊讶的神情。

“不是么?”我反问道。“起码在他活着的时候,他的鼻子最终没有掉下来。”

好吧,这依旧是一个恶毒的玩笑。MJ今年才50岁,如果放在中国,完全可以说他是“英年早逝”。可是对于我来说,他只是一个时代过去,留下的残渣而已。他曾经有过最辉煌的时代——那是上个世纪的事了。后来他给自己换皮,整容,在他这些用来弥补自卑的零件一件一件烂掉之后,他根本就成了媒体和众人的笑柄。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可以成为调侃和恶搞的对象,比如他是不是恋童癖,或者他的官司究竟是输是赢。而他那张藏在墨镜和口罩后面,仿佛正在溶化的恐怖的脸,让他在他生命的最后十年里像怪物一样地活着。或者沿用我的比喻——逝去的时代留下的粪便。

但在那张烂掉的脸上,依旧流露出常人难以察觉的孤独落寞和委屈。“我是彼得潘。”他曾这么说。他似乎始终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却承受着这世界的种种的残酷。于是那种孤独,深刻得好像能划开人的骨头。

自卑,我是这么形容的。但Yacine,我们来自贝宁的姑娘,并不以为然。“在MJ的时代,美国社会对于有色人种依旧很不公平。黑人被QI视,甚至被谋杀,而MJ整容,也许只是为了自己能有更好的发展。”她说。“那么很幸运,马丁路德金没有把自己漂白。”我依旧进行着恶毒的玩笑。

在那些陈旧的模糊的录像带里,人们至今还能看到当年那个天才童星Michael Jackson的影子。那个能歌善舞的黑人小孩,他的歌声简直就是天籁。“他是一个奇迹。”当时的人们这样评论道。进入八十年代,MJ开始了他最辉煌的岁月。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他告诉了我们什么是霹雳舞,什么是流行歌。一直到今天,人们都热衷于模仿他那时的舞姿和歌声,可从没有人能超越他,连他自己也不能——MJ仿佛早就死了,人们在用一种怀旧的心态追忆他在舞台上的身影。可是只有很少的人意识到,他其实还活着。

对于一个人来说还有比这更悲哀的事情吗?

据说麦当娜接到MJ的死讯之后,哭得不能自已。也许他们的私交不错,或者仅仅只是出于一种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心态——同样是50岁,同样是曾经扛起一个时代的巨星,一个死了,一个还活着。虽然麦当娜依旧是人们心中的女神,虽然她年初还到处开巡回演唱会,可我们也不知道,这个究竟什么时候也会消失掉。

CNN的记者对此用了一个词:The sad ending。Sad个屁,我对着电视骂道。他活着的时候你们等着看他的笑话,他死了你们就sad了,你们真他妈虚伪。

 但不管怎样,MJ已经死了。人们包含着愧疚的哀悼很快就会结束,一切歌舞升平都必须继续。人们会忘记他,因为他的舞蹈已经太old school了。或者当人们回想起来的时候,脑子里会出现两个MJ:一个光芒万丈地跳动在舞台上,把他无穷的魅力投射到全世界,成为整整一个时代的符号。一个把自己的烂掉的脸藏在墨镜后面,孤独地站在被告席上,像个怪物一样接受着来自全世界的各种恶毒的嘲笑。这并不矛盾,所以我说,死有时是个好主意。对于伟大的人来说,在最辉煌的那一刻结束自己的生命,往往能成就一段不朽的传奇。否则就像MJ一样,被全世界遗弃,孤独而且委屈,而且还孤独得那么可笑。

可是这到底是不公平的。谁不愿意活得久一点呢?人生还有很多乐趣,而什么不朽的传奇,其实都是狗屁——人死如灯灭,谁还在乎那点虚荣?而MJ后来的人生究竟是快乐还是悲哀,用他朋友的话说,只有MJ自己才知道了。至少,我很怜悯这个孤独的人。

“自古名将如美女,不许人间见白头。”我是这么给我的同学们翻译的: Man darf nicht,dass das weisse Haar der hübschen Frau oder des mutigen Generals sieht,denn es ist zu traurig.可他们普遍表示很难理解。好吧,这只是一种中国式的、蛋蛋的忧伤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62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