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不能停止幽默,不能停止思考和写作,不能停止拍照和旅行。 不能停止嬉笑怒骂。 不能停止实现可笑的梦想,不能停止做你们看来无聊的事情。 不能停止一边现实地生活一边理想主义 不能停止背诵毛主席语录。 我说老板,一斤理想要多少钱, 我的生活和创作,又能值多少钱?

网易考拉推荐

两个疯子的登山记。  

2009-06-08 02:40:10|  分类: 某猫的光影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理由还是那样:1,我疯了。2,我有一个悠长的假期。3,我想出门去干点什么。但这次我拉上了一个垫背的:如下图。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我哥们,孟诚。趁着他打工的间隙,我把他从他女朋友身边强行征召了过来——结伴进山总会比较安全,而且这次我也不想太自虐了,进山到底不比在平地上,说没退路,还真就会彻底没退路的。对此诚儿的兴趣很大。6月2号早上7点50分,我在去梅尔斯堡的汽渡入口的长凳上发现了他——就背着一只背带里连棉花都没有的小书包,还有一个原本应该拴在自行车车把上的小箱子。我有点傻眼,于是拉着他先上了汽渡,然后在船上很费神地考虑如何才能化腐朽为神奇——把这些完全不相干的东西整理成一整套尚且可以走远路的装备。睡袋和防潮垫显然只能用绳子绑在背包外面了,至于那个小箱子,就扣在背包后面,用来装干粮还是很好使的——只是要时时防着那两个脆弱的小扣子松脱,把我们的干粮扔下悬崖。

这张照片是在去慕尼黑的火车上。之前我们坐了船,公共汽车,短途火车,一路颠到了LINDAU。从LINDAU到慕尼黑的火车要开两个小时——车厢里尽是沉默的德国人。孟诚头天晚上缺少睡眠,于是一路上睡得昏天暗地。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一直到开往贝西特斯加登的火车上,他还是睡着。车窗外已尽是雪山,顶着终年的积雪和壮丽的旗云。我们的目的地已经在眼前了。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6月2号下午5点,抵达Berchtesgaden。天气比想象中还糟糕,但狂风和涌动的乌云让我们知道雨随时都有停下的可能——天气预报明日天晴,可以放心大胆地进山。

围绕着Berchtesgaden的是好几座2000米以上的雪山。我根据地图判断,眼前一座积雪比较浅的就是我们的目标。但诚儿觉得不对劲,于是问了街边酒馆门口的一个红脸男人:WATZMAN是哪一座?

那个男人指着西南边一座最高的雪山努努嘴:挪,那个就是。

于是在那座云雾蒸腾,白雪皑皑的雪山面前,我俩彻底无语了——可惜当时雨太大,我没法把WATZMAN给我们的第一印象拍下来。他在气势上先将了我们一军——所谓的气势,就是能让渺小的人类在他的脚下颤抖。若不是身临其境,恐怕很难明白云遮雾罩的雪峰加在人身上的是一种怎样的压迫感,这就是古人所谓的“气势”。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在向雪山进发的途中。图中的不是WATZMAN,而是另一座矮一点的山。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从BERCHTESGADEN到WATZMAN的脚下,大约还有十公里要走——平路,然后是上上下下的山路。我不知道我们能在天黑之前走多远。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雨很快就停了。阳光从云缝间干净利落地投下来,在山坡上打出了几个光斑。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走出城市,进入山林。偶尔会有小村子出现。我们的WATZMAN却始终遥不可及。见山跑死马啊,我说着。掏出地图又定了定方位——在陌生而且没有路标的地方,人总是很容易对自己的方向产生怀疑。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云层渐渐稀薄起来,偶尔也能看见一块蓝色的天了。我脱掉雨衣,并且希望以后的几天都不用再穿上那恶心的塑料袋。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在路边的长椅上休息。如今想想,我们的路才刚开始,那会真是一点都不感觉累——虽然我们都把自己背得像头骡子。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阿尔卑斯山里的猫。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走岔了好几次路之后,我们爬上了一个陡峭的山坡。镜头上有了一层水汽,晚霞在我背后群山的缝隙间绚烂地燃烧着。凛冽的山风掠过树林,雨滴从树梢纷纷落下。我渐渐感觉到了寒意。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草泥马强势路过!当时这群畜生一直很无辜地看着我。

科普:草泥马,学名羊驼(LAMA),南美特产,天朝十大神兽之首。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终于看到了路边的一张路线图——也就是说我们终于来到了WATZMAN的脚下。接下来我们的每一步都会提升海拔高度,但渐渐低垂的夜色也不允许我们走太远了。时间大约是晚20点。

 

 山路的坡度渐渐大了起来,虽然山风冰凉,孟诚的头发还是往下不停地滴着汗。太阳落到了山的背后,我们的头上密实的树冠挡住了最后一点天光。在路边啃完了几块夹着肉肠的干面包,身上的寒意和眼前的黑暗都开始让人感觉到绝望。“接着往前走,争取在天黑之前找露营点。”我说。沿着我们路两边的,尽是长满松树和灌木的陡坡和峭壁,我们根本没办法在这里过上一夜。我们必须继续往前走。

  21点,我们接着最后一点亮光找到了一块告示牌:公园境内严禁露营!

“怎么办?”诚儿问我。

我想了想。“我们现在想回也回不去了,硬着头皮上吧。”

“不会有危险吧?”

“哪没危险?自己小心点就是了。”

“嗯,不行就说我们迷路了,只能在林子里过夜。”

借口想好了,心里顿时轻松很多。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我一直觉得我们俩的狗屎运加在一起是有额外加成的——在天完全黑透之前,路边出现了一片比较平坦的树林。沿着树林往深处走,避开小路,能找到几小块平整的地面,而且因为腐烂的树叶和苔藓而无比松软。我用脚在周围踩了踩,放下背包:“就这了。”

所谓狗屎运的额外加成,就是在我们把帐篷搭好,把所有的东西扔进去后不久,暴雨就开始了。肥大的雨点穿过树梢噼里啪啦砸在帐篷上。诚儿把自己裹在睡袋里,瓮声瓮气地喊我:“我有点怕。”“你怕啥?”我问。“怕我们被雨冲走了。”他回答道。

“雨打在帐篷上的声音总是很恐怖的。现在你可以想象我上次一个人睡在山里的感觉了吧?从那以后我看世界的方式都起了变化。”我告诉他。

这片森林的植被很茂盛,所以“被冲走”的恐惧其实根本来自我们内心——其实任何恐惧都是如此。然而问题还是有的:地面有一点倾斜,于是一整夜我们俩都不由自主地向帐篷的某个角落慢慢滑下去——然后一起猛地一窜,重新回到帐篷中间。孟诚后半夜的呼噜巨响,吓得帐篷外面一片鸦雀无声。

半夜醒来,眼前一丝亮光都没有。雨点还在噼啪作响,我伸出手,却看不见自己的手在哪。一度怀疑自己瞎了。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为了不让别人发现,我们天刚亮——大约六点就得起床,然后收拾帐篷。“操,腰酸背疼。你摸我躺着的地方,这么大一块石头。”诚儿穿上潮得能挤出水的外衣。“你昨天怎么选的地方啊?”

“你昨晚呼噜比谁都响。”我说。

“你看帐篷壁上全是水,我脸只要一挨上去就冰凉。”

“得了,太阳出来就暖和了。”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树林里果然是潮得可以,我的衣服和裤子都是半湿的,被早晨的风一吹,越发冰凉。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我就闹不明白他这个大拇指是啥意思。如果是我我会竖中指。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充满热量的早饭:干面包,冻奶酪和香肠。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我们的帐篷外面就是这样的一片松树林。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收拾帐篷。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太阳出来的时候,所有的东西终于都回到了背包里。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所谓的狗屎运加成,还有一条,就是:收拾好装备,走出树林后几秒钟,一辆疑似公园管理的车从我们面前的小道上呼啸而过。

今天计划能在中午之前到达Watzmanhaus."不管能爬到多高,中午一定得下山。"我说。体力和干粮都不允许我们在山里拖得太久。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海拔还不算高,路也不太难走,只是坡度渐渐变大而已。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云盖。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爬上了一个山头,风渐渐大起来。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靠,这眼神。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向顶峰进发的途中。应约可以看见山顶的Watzmanhaus.路遇两人下山,问还有多远,答曰:一个半小时左右。但对我们的负重来说,这个时间恐怕还要延长一点。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孟诚的水快喝完了——他用1.5L的汽水罐装了两罐水,而我们在路上已经喝掉了一罐多。“省着点喝。”我说。“就按照我们爬到山顶都找不到水的情况来留余量,一次少喝两口,宁愿多喝几次。”

 

但我突然听到了隐约的水声。顺着声音,我找到了一口水槽,上面打着一块铭牌:非饮用水。

我用手捧着尝了两口,是甜的,而且没有异味。水是自发喷出来的,所以应该来自于海拔更高的山上。

“喝吧,应该是山上流下来的泉水。喝不死人。”我说。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路的尽头是一座小气象站。树林变得稀疏起来,我们很快就要走到不长树的高海拔地区了。接下来的路线是在没有尽头的乱石岗里弯弯曲曲地穿行。上午10点,在气象站边我们又吃了一餐,诚儿还掏出两块夹心巧克力,算是补充一点额外的能量。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费老了劲,爬过乱石岗去,终于又到了一个山顶——可以眺望远山连绵,俯瞰脚下村庄河流的高度。而我们的目标,几乎是近在眼前了。高度大约在1500米。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远山的呼唤。别烦我,让我发疯。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这个才是正确的手势。噢,BTW,这座山峰叫小Watzman,海拔2300米左右。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革命青年到此一游。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据说我老了。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小叮当。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这座山看起来似乎比我们的Watzman还要高,山顶一直藏在乌云里,很少能露出来。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小Watzman。就悬在我们头上,积雪带一直延伸到我们脚下。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我的背包和三脚架。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继续进发的途中。我带的两根手杖一路上帮孟诚省了不少力。而我一路上一直提着我的三脚架和相机,充分证明我比他更FREAK,更不要命。

 两个疯子的登山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我看起来真的老了。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指点江山。其实是我在断崖边上脚滑了一下,孟诚拉了我一把,于是动作就是这样的——当然了,断崖也没多高。

这时已经在雪线以上了。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雪。在阳光下缓慢地融化着,脏兮兮的,好像还裹着烟尘。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一路上我得经常喊一句革命口号,或者长吼一嗓子,然后告诉孟诚:坚持!坚持!等爬上了雪线,让你堆的雪人儿!

然后孟诚会有气无力地回答我:“源哥,你还真有力气,还能吼。”

唔,我TM还一边爬山一边唱青藏高原呢。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站在陡峭的乱石路边往下看,有点晕。这张照片完全没表现出那种居高临下的效果。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累得像死狗。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在覆盖着积雪和碎石的狭窄山路边。一侧就是万丈悬崖。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就是这样的山路。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我也来远眺一张。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雪水让路变得有些湿滑。“把你的手杖收起来。”我说。“这的石块太松,危险。重心放低,向里!”

WATZMANHAUS的小旗在我们头顶已经清晰可见了。也许只需要再转过一个弯,一切都会豁然开朗。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成功!海拔1930米!时间大约中午12点。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山顶的风出乎意料地强烈。我才刚一露脑袋,狂风就夹杂着零星的雨点砸了我一个劈头盖脸。还好我下盘功夫尚可,没给吹下山去。

黑色的云几乎就在我们头顶像沸水一样涌动着,似乎一伸手就能摸到。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去山顶的路标。风实在太强,而我们缺少经验而且非常疲劳,看来登顶是不太可能了。

总之,先上Watzmanhaus里歇歇脚吧。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窗外就是雪山,几乎和我们一样高。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海拔1930米的大本营的餐厅里的小号牌。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我们得找点热的东西当中饭吃。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这里收集了很多旧的登山杂志。有一篇关于登山水平的测验,我们两个菜鸟都拿到了菜鸟级的分数。杂志上说了:3000米以下才是你们的活动高度。好吧,我们还没越界。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又冷又饿又累的时候,还有什么比一杯浮着发泡奶油的热可可更接近幸福的呢?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诚儿的静物习作。如果是我,我会让曝光度低一点,让影子复杂一些,这样看起来更有立体感。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1930米的厕所外的风景。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留念册。别问那个箭头是啥意思。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从山下运货物的缆车。我们曾在半山腰看见了这个家伙,并寄希望于它能载着我们下山。可是精疲力尽爬上山顶之后终于发现,这玩意不是载人的。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太阳出来了。远处的一切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等着被雷劈。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很好,手势很正确!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我们没法继续往高走了!就在这留个念吧。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高山之巅。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我们对面的小WATZMAN,看上去似乎比我们也高不了多少了。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小屋里有一个纪念印章,画的就是WATZMANHAUS。我们一人买了一张明信片,然后盖上章。诚儿说这张明信片要送给他女朋友。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下午1点,原路下山。这远比上山累得多。肩膀和腿也很快地酸痛起来。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尤其是在这样的碎石路上。有时我们还得闪到路边,让那些装备轻便的路人先通过。上山的时候,我指着我们身后不远处的一个老头子对孟诚说:如果我们被老头子追上了,就一起跳崖吧。

后来老头子到底是超过了我们。而后又有越来越多的人超过了我们。到山脚下的时候,算算,我们得跳20次崖都不止。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连绵起伏。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远山。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这就是那座终年藏在云里的山头。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在这样的路上下坡,每一步都得很小心。

 

以下是在下山路上的几张风景照: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2009年6月7日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两个疯子的登山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下山的路无比漫长。疲劳也越发的明显。

 

两个疯子的登山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渐渐的,我们回到了遮天蔽日的低海拔亚热带针叶林里。

 

两个疯子的登山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走进林子的时候,孟诚突然开始回忆起我们上山的路程:“那会什么都看不到,看不到山头,看不到路标,眼前只有没完没了的树和一条不知道通到哪的羊肠小道。现在想起来,那会还真是绝望。还是上到一定高度之后爬起来比较有劲。”

“嗯。”我说。“干啥事都是这样,得经历一个最迷茫的时期。没有希望,不停地怀疑自己,但只要坚持下去,迟早会走到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的那一天。到那时,一切都豁然开朗,回头看看,曾经迷茫的一切也不过如此。”

 

两个疯子的登山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在树林里的一块开阔地。

 

两个疯子的登山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几乎下到山脚下了。这里有一片开满黄色和紫色小花的草场。背后的那座山不是我们的WATZMAN。

 

两个疯子的登山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群山环绕。

 

两个疯子的登山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孟诚说这是路易十四的经典POSE。但后来我们发现我们背后那座山不是我们爬的那座。

 

两个疯子的登山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在山的面前,人真的渺小得不值一提。

 

以下继续两张风景照:

两个疯子的登山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两个疯子的登山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两个疯子的登山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这张终于拍对了。我们的背后就是WATZMAN。这时我们已经精疲力尽,甚至都有打算在国道上拦一辆车载我们回城了。前面的路似乎还要走很远,全身的酸痛正在不断对抗着我们的意志。

 

 

两个疯子的登山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在太阳下山之前我们像两具ZOMBIES一样爬回了火车站,只是末班车已经跑了。我们得好好想想怎么样才能多快好省地度过这一夜。还是那样,夜幕低垂,晚风来袭,对于行旅的人来说,这是一天之中最绝望的时刻。

用诚儿的话说,两个扑街仔。

最后我们决定用最后一点——真的是最后一点力气,去找传说中3公里之外的一家青年旅舍。这时我尚且还能哼上两句歌,孟诚已经一言不发了。我的脚后跟在下山的路上开始刺疼,可能是打泡了。

 

两个疯子的登山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又是一个绝望的黄昏。

 

两个疯子的登山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周围的一切都渐渐笼罩在山的影子里。

 

两个疯子的登山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坐在路边大喘气的时候,遇见两辆拉着新兵出来游街的狐式装甲车。

 

在最后一点深蓝色的光线里,我们终于在荒郊野外的一座山坡上——又一座山坡,你应该能想象爬这最后一座山坡对我们来说有多反胃了——找到了那家传说中的青年旅舍。但我没有带会员证,于是价格出乎意料地高。后来我们又顶着夜色问了两家旅舍,都不便宜。“回火车站吧,凑合一晚上。”

“火车站晚上可能要锁门。至少在SINGEN是这样。”孟诚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那怎么办?要是在站台上睡一晚上,我们肯定会冻死。”我说。

犹豫了一段时间,我们决定继续往前走。然后我们看见了路边树丛掩盖下的一方草地——那是青年旅舍的射箭场。我俩互相对了一下眼色,然后走向射箭场深处,在几棵灌木的后面放下背包,沉默而且迅速地搭好了帐篷。

“除了睡袋和防潮垫,什么都别拿出来。”我开口道。“随时准备被人发现,然后继续往前走。”

很幸运,这条路上似乎没什么走夜路的人。半夜偶尔会有车从我们头顶唰地一声开过去。接着后半夜又开始下起雨来,伴随着还有强烈的降温。这倒是不错,至少更不会有人出现了。但我的睡袋比较薄,冻得够呛。

天亮,穿上湿乎乎的衣服,收拾装备,继续走路。全身的酸疼一点都没好,但一想到能回家了,脚却不住地往前。

 

 

两个疯子的登山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清晨的WATZMAN,最后再看一眼。

 

两个疯子的登山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我说了,我们两个都是疯的,已经累成ZOMBIES了,居然还在慕尼黑城里转了一圈。

 

两个疯子的登山记。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博登湖。还能说什么呢?真庆幸能活着回家。

 

 

 

  评论这张
 
阅读(108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