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不能停止幽默,不能停止思考和写作,不能停止拍照和旅行。 不能停止嬉笑怒骂。 不能停止实现可笑的梦想,不能停止做你们看来无聊的事情。 不能停止一边现实地生活一边理想主义 不能停止背诵毛主席语录。 我说老板,一斤理想要多少钱, 我的生活和创作,又能值多少钱?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理想  

2009-07-11 22:08:09|  分类: [信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理想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聂然是我的同龄人,只比我小上几天。他有一个说起来很传奇的故事——关于地震志愿者救难队,贪官及幕后交易的故事,就发生在去年。他的故事老实说我也无法分辨真伪,所以恕我不能细讲了。总之他是落难了,一路逃到了中国西南的一个小城市里躲起来,给一个无良的广告公司老板打工。关于那个故事的结局,他告诉我,那贪官自杀了。至于为什么,他也不知道。许是因果报应吧,我说。“也只能这么理解了。”聂然怅然答道。

  于是这家伙天天睡在公司里,任由老板剥削,吃了上顿没下顿。某次问我:认识会使PHOTOSHOP的人么?有个DM广告案子,需要帮忙。我想想,说,不才愿意试试——如果难度不是很大的话。一来二去,我就帮他把整个广告方案都做了出来。他兴高采烈地拿去给老板,翌日,回来告诉我说:中了。我也高兴,当天晚上聚餐,特地和大家多喝了一杯——理论上说,这是我这辈子中的第一个方案,虽然我一分钱拿不到,好歹也是接济了天涯落难穷哥们。

  聂然有理想。他始终想要组建一个设计小团队,类似工作室的那种,然后大家买一座旧厂房改建成LOFT,每天聚集一帮疯子胡咧咧,并美其名曰:头脑风暴。以此为目标,他成功忽悠了几个搞设计的MM,甚至还有我们一在美国当外科医生的朋友,计划一起先弄个小公司。然而每当他绘声绘色地描绘那美好未来的时候,我都一笑置之——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告诉他:我很喜欢你的想象,可现实是,我们的生活只会越来越龌龊。我知道我的想法总是很悲观——可悲观的人总不会错。

  但有一天,他突然对我说:“我的生活开始变得格式化了。这不是什么好事,我感觉我正走向体制化。”

  对此我反而很欣慰——前两天他终于成功把自己推销给了另一家更好的公司,勉强结束了饱一餐饿一顿的日子。于是我回答他:“必然的。想要当一辈子小孩,你就得付出沉重的代价。比如迈克尔杰克逊。”

  他想了想。“那你呢?”他问。“你感觉你离被体制化还有多远?”

  老实说从没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相反的,这却是我一直以来的隐忧。于是我告诉他:我始终没办法摆脱理想主义者的影子,所以我肯定会付出惨重的代价,除非有一天我能超越世俗。

  “呵呵,我已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聂然自嘲道。“可是,理想对我仍然有强大的杀伤力……所以,就让它继续吧,多惨重我也认了。”

  他的话让我想起我曾写过的一篇文章。于是我在博客里翻了翻,给他把文章发了过去:

   

    ——06年平安夜,我在武汉探路者青年旅舍碰到一个搞摇滚的老前辈。据说,也就是据别人说,他在国内搞摇滚的时间比崔健还早。也就是说崔健不是先行者,这个老前辈才是。当时我拎着一瓶啤酒,到处找人说话。于是就碰到了他。他对我说的一番话,让我保住了一些险些被丢弃的东西。他说:

  你,你们必须走在路上。你们还年轻。中国需要你们这些年轻人走在路上,去认识这个世界,去思考,现实的一切是否真的合理,或者文化的价值和生存的土壤究竟是什么。不论是支教,还是徒步旅行,那都不要紧。你们还年轻,你们不能让现实的利益蒙住了你们的眼睛。你们可能终究会找到那个没有问题的答案,或者根本找不到。但,我希望你们的年轻不能是空白的。生活会让你们学会现实,但在这之前,你必须理想主义一些。这个急功近利的社会,已经毁掉了太多人的理想。所以你们必须走在路上,跳出这个束缚你的城市,以及它所教给你的所有僵化的思维。你知道格瓦拉么?其实那个年代在欧洲和美洲,是一个真正在思考的年代。无数的年轻人,像格瓦拉一样,周游,思考,直至找到答案。格瓦拉的答案是革命,革命至死。而你们,为了中国,必须去为这个没有问题的答案而思考。

  当时的听众里有一位从东北来旅行者。后来,07年的秋天,我又在青年旅舍的留言板上看见了他的签名,以及一张在高原上的小破房子门口拍得照片。打听后才知道,他从东北一路游历到了蜀藏交界的地方,然后因为种种原因留在了那里,开始担任起一个牧区的小学和初中教育工作,也就是支教,靠微薄的薪水,过着单调艰难的生活,变成一个不被人知道的人。这种事在你们看来或许根本没办法理解,甚至也跟本不是所谓的做大事,或者追逐什么狗屁梦想。都不是。但是他却留在了那里。他在青年旅舍的留言中说,他走不开了。责任感像千斤的秤砣,他没有选择。如果他走开,那么学校就没有了。他还说,他感谢那个老前辈在06年平安夜说的一席话。他当时还不太明白那话的意思。但现在,他却靠那些话活着,思考着,于是日子也就并不算艰难。我问老板,老板说,他回去了。学生过了夏天还得继续上课。他是个很好的人,他放不下他的那些学生。也许,他真要一辈子耗在那鬼地方了。

  活在理想主义中的人,都是值得敬佩的。为什么?因为这个社会不允许一个成熟的人理想主义。理想主义者都是感性而敏感的战士。他们为了理想而战斗。

  所以那个搞摇滚的老前辈,还有支教的东北人,都是我很敬佩的人。东北人和我一样,也姓周。他曾对我说,这个姓在东北并不多。

  而我,只是一个贪图既得利益的普通人。

——写在最前面。

 

“我喜欢这种感觉。”聂然看了告诉我。“这人跟我也很类似——实际上前一段时间我差点就去支教了,可后来却发现自己根本不是当老师的料。”

  “其实……”我顿了一会。“其实整个故事都是我自己虚构的。里面出现的几个人物,都是我自己的影子。”

  聂然很惊讶。“难道那些都是你的想法?”他发了一个瞪大眼睛的表情过来。“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跟我一样傻的人?”

  “我不是说了么,我始终无法摆脱理想主义者的影子。”我说。

 接着聂然狂笑了一阵。“我还以为世界上只有我一个傻子,没想到这里有一只比我还傻的……哈哈哈哈……”

  “你的理想主义还流于表面。”我评价道。“虽然,你做的那些事我很佩服。”

  这句话显然击中了他心里的某个弱点。“嗯,我甚至不能说是理想主义——浪漫主义还差不多。我是由一个现实主义者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聂然解释道。“知道么,如果你去年认识我,搞不好我会拉你一起做公益。”

  “当你的理想不足以打动我时,我是不会放弃现在正在做的一切去跟着你跑的。”我打断他。

  他并不在意。“去年那会,我满脑袋想得都是:搞一个志愿者救难队,然后一辈子和灾难战斗。但后来我发现根本无法实现——政治的阻力,社会的阻力,然后去年一系列的麻烦当头砸过来,我就彻底死心了。”

  “期望过高。”我继续评价道。“而且是小孩式的期望,缺少可操作性。”

  “其实我和你正相反。”我继续说。“我现在活得很现实,每一步都有计划。只是在心里的某个地方,还是有理想在召唤我罢了。”

  “那么,你就听从这召唤吧。”

  “嗯。”我点头。“这玩意给了我方向。”

 

——09年7月

 

  评论这张
 
阅读(69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