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日志

 
 
关于我

不能停止幽默,不能停止思考和写作,不能停止拍照和旅行。 不能停止嬉笑怒骂。 不能停止实现可笑的梦想,不能停止做你们看来无聊的事情。 不能停止一边现实地生活一边理想主义 不能停止背诵毛主席语录。 我说老板,一斤理想要多少钱, 我的生活和创作,又能值多少钱?

网易考拉推荐

New life  

2010-04-19 03:12:14|  分类: [信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又在工作室里耗掉了一个礼拜天。现在已经是20:44,学校在这种日子里一般都不会有人的。走廊漆黑,厕所也是,整座学校只有我头上还悬着两顶昏暗的日光灯,隔着窗子能看见对面食堂里自动售货机的灯光——里面立着各种冰激凌,冰凉而且甜腻。

  说到工作室,听起来貌似是个很高级的地方。其实只是个普通的房间,里面有四五长大木头方桌而已。到处散落着用剩的芬兰纸,半成品模型,还有之前的人吃剩的零食。这个工作室是我们班的,老实说我平时根本不会想来这里,因为我的同学们往往闹哄哄的,而我宁愿自己躲在家里画图做模型。但今天不一样——一切都呈现出一种人走屋空的萧条感,就和以往的每个周末一样。但我也并不是喜欢这种萧条感,而是出于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我家没网。

  于是我就像每一天一样,一个人在学校里待到很晚。整座学校唯一还亮着的两盏灯把我的影子倒映在玻璃窗上,这种感觉很不怎么样。

  下个月会有一次去威尼斯的集体旅行;我现在手边在做的是许尔曼教授的作业——一座小阅览室;今天喝了两杯咖啡,现在脑子深处某个地方正在隐隐作痛。生活总是这么现实地刺激着我,提醒我我还活着,手边还有一堆没做完的事。这很好,至少一直到下下个月我都不会无聊了——只会越来越忙。

  这就是日常生活,一个丝毫不值得纪念的东西,一个世界上最现实的东西。我爱这样的生活,除此之外我也没什么想说的了。

  但有时候我也会私下指责自己是个沉溺于过去的人。因为当我在黄昏的街道上徘徊时,却猛然发现原来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只存在于我的回忆里。这是个很悲伤的说法,听起来似乎我对现在的生活已经失去了兴趣,所以我认为这很消极。但转念一想,其实不是。事实是:每个人都无力抓住那些转瞬即逝的东西,那些快乐或者所谓幸福,等等。但至少我确定那会真的珍惜过他们了,就像珍惜水和粮食一样。

  水和粮食会进入我的胃,这是自然规律,因为我是自然的一部分;同理,该失去的东西也同样会无法挽留地失去,那么一切伤感都是徒劳而且幼稚的,或者说是违反自然规律的。至少我脑子还好使,还能把那些往事翻倒出来琢磨味道,这就很好。

  于是我的新生活就这样开始了。事实上我原本想纪念点什么,但一直不知道该怎么下笔——又是那样,写了删删了写。拖了很久,终于能认定:其实也没啥好纪念的,生活就是那么地平淡不堪,哪怕是过去的生活也是一样。

  我现在是Hochschule Biberach建筑系的一年级学生。当初曾经收到了好几份录取通知,也有大城市的,比如美因茨。那时我犹豫了很久,终于决定钻进这座小山沟——因为这里的建筑系是德国数一数二的。至于其他的,我得说,我并不惧怕孤独,也从没怕过什么困难。

  所以这就是我自己的选择。生活像湍急的水流将我推向远方,我不再像个十七八岁毛头小子一样拼命想抵抗点什么,于是一切都变得如意起来。

  我感觉很不错。

 

 New life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离开康斯坦茨那会,正是春寒料峭的时候。这种季节里博登湖总是呈现出一种墨水的深蓝色。

 

 

New life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很荒谬的事情是,我刚一下火车,同屋就打电话给我。“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他顿了一下,说。

 

“嗯?”

 

“我们的房子被烧了。”

 

这是我开学典礼前一天的事。

 

New life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于是我在 Biberach的第一夜是在青年旅舍过的。保险公司掏钱。

 

New life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第二天去拍了拍现场。

 

New life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烧掉的尽是房东的垃圾。

 

说到我的房东,我应该列出几条:

1,六十多岁,浓重的施瓦本口音,他说十句别人也许能听懂一两句。我同屋也这么认为——他是奥格斯堡人。

2,酗酒,每天和他老婆从早吵到晚,整座房子都能听见;

3,无儿无女,有收藏娃娃的怪癖。他的睡房里娃娃堆得像山一样,从地板到天花板,连家具都看不见。另外还有三间储藏室堆满了娃娃,走廊上也挂满了娃娃——着火之后清理掉了;

4,每天早上,或者中午,会猛地闯进我房间,说上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那会我多半还在被子里。

 

于是这么一个老头子,在大门外堆满了垃圾,然后无缘无故着火了,其实也不是很奇怪的事情。

 

New life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烧掉的大门,上面罩了一张纸板。

 

New life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烧塌的房顶。

 

New life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走廊上的娃娃。像黑棉絮一样的蜘蛛网,在这房子里很常见。

 

还是来说说开学的事情吧。

 

第一周除了介绍学校各种设施和教授之外,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分小组做设计。

 

设计主题是:第二躯壳,可以随身携带的空间。

 

New life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许尔曼教授和某组的设计。

 

New life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许尔曼教授尝试钻进这个设计。他成功了,但是再想出来就不那么容易了。

 

New life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我们的设计。起源于我的初步方案,大家集体改进。最后的做成时取的名字很长,我也忘了,星星什么的。

 

New life - .貓 - 某貓的舊電視鋪子。

得了,就这样吧。往后还有好多要写的东西呢。

  评论这张
 
阅读(80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